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赤地正是雨季》赤地之恋 冰山攻 赤地正是雨季straight(直人文)

更新时间:2019-04-28 07:07:06

《赤地正是雨季》赤地之恋 冰山攻 赤地正是雨季straight(直人文) 已完结

《赤地正是雨季》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吴岩WY 分类:现实 主角:殷欣,肖军

《赤地正是雨季》为吴岩WY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赵子伟的出现无疑又点燃了殷欣想去新加坡的欲望之火,她的心中对那片热土充满好奇。放下电话,她做了决定:一定要去新加坡,去看看外面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子伟的出现无疑又点燃了殷欣想去新加坡的欲望之火,她的心中对那片热土充满好奇。放下电话,她做了决定:一定要去新加坡,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不是真的很精彩!

殷欣拿起电话,拨通了肖军办公室的电话。

“喂?你好,麻烦找肖军。”殷欣每次打电话都是以这种方式问候对方。

“殷欣,你回来了?”肖军平静的声音,看来他已经习惯了殷欣的出差,语气中并没有太多的惊喜。

“哎,刚到家。今晚你到我家来吃饭吧?我有话跟你说。”殷欣的语气也是很平静,她觉得跟肖军之间似乎已经过了那种朝思暮想的阶段,毕竟两人相恋已经四年多了,不久就要组建家庭,他们之间已经是一种沁到骨头里的熟悉与了解,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猜到对方在想什么,没必要有多余的解释。

肖军对去殷欣家有点抵触,一方面是因为他的性格,胆小、唯唯诺诺,另一方面他从心底里有点惧怕未来的丈母娘。殷欣的母亲也是个心直口快之人,殷欣这一点随了母亲。

现在肖军听殷欣说让他去家里吃饭,不由得有点发怵,说道:“还是你到我家来吧,来吃晚饭,我给我妈打个电话。”

殷欣知道肖军怕自己的母亲,也没多说什么,她的心思全在去新加坡这件事上,于是说道:“也好,等一下我去买点儿水果,六点我在你们大院儿门前的车站等你。”

“好,一会儿见。”肖军挂了电话。

傍晚时分,殷欣先去菜市场买了些水果,然后搭巴士到了肖军父母机关大院的门口等着肖军。

中国在住房改革之前,各大机关都有本单位的职工宿舍,宿舍区多数是在机关大楼的后面,机关大院有围墙包围,大门有门卫和传达室。较大的机关大院内一般都设有小卖部、小菜市场等,好一点儿的单位还有自己的图书馆、娱乐设施等,住在机关大院内的职工,生活十分便利。

六点过了十几分钟,肖军从巴士车上走下来,看到殷欣,脸上露出歉意的表情,说道:“路上碰到一起交通事故,车停了一会儿。”说完,就从殷欣手里接过装水果的袋子,两人一起走进了机关大院的大门。

不一会儿,两人就来到了肖军家的门前,肖军开门走进了家门,殷欣尾随其后。

肖军的父亲肖前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见到肖军和殷欣走进来,脸上露出微笑,赶紧说着:“欣欣来了,快进来。”

肖军把水果袋子放到茶几上,殷欣微笑着跟肖军的父亲打招呼:“肖伯伯好。”

肖前答应着:“哎,这边坐。”

“我去看看阿姨在忙什么。”殷欣说着走去厨房。

厨房里肖军的母亲沈月琴正在忙活着晚餐,见殷欣开门进来,赶紧说:“欣欣,别进来了,都好了,去客厅坐吧。”

“阿姨,我帮您拿菜。”说完,殷欣伸手把厨房灶台上的一盘菜拿出了厨房。

晚餐准备好了,四个人坐在餐桌前开始吃饭。席间,沈月琴不停地让肖军给殷欣夹菜,肖军很是听话,生怕殷欣在他家吃不饱,一会儿夹菜,一会儿盛汤,弄得殷欣很不好意思。肖军的父母问了殷欣一些工作上的情况,殷欣都一一客气地回答了。

吃完了饭,殷欣和肖军帮忙把锅和碗洗了,然后两人走到客厅陪肖军父母看电视。

沈月琴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欣欣,跟我来。”

殷欣不知道什么事,跟着沈月琴走到了肖军父母的房间,肖军也跟了过来。

沈月琴从大衣柜里拿出了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放在床上,又从里面拿出了一件绛红色的女式风衣,她拿着风衣在殷欣的面前比了一下,高兴地说:“嗯,好看!快穿上试试。”

殷欣有点儿受宠若惊,连忙说道:“阿姨,您真是的!我有风衣。”

沈月琴嗔怪地说:“你的是你的,我买的是我买的。前几天有展销会,我看到这件风衣挺适合你的,你的皮肤白,这个颜色很适合,穿上试试。”

“我妈让你穿你就穿吧。”肖军在一旁连忙帮腔。

殷欣勉为其难地穿上了风衣,站在衣柜上的镜子前照了照,确实不错,风衣的颜色、长短、肥瘦都合适。她微笑着说:“很合适,谢谢阿姨!”

沈月琴打量着殷欣,笑得合不拢嘴,说着:“谢什么,再过几天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殷欣不好意思地看了看肖军,肖军笑着说:“挺好的。”

沈月琴拉着殷欣的手走到客厅,对肖前说:“老肖,看看怎么样?”

肖前还在看报纸,听到沈月琴这么一问,摘下老花镜仔细地看了看殷欣和她身上的风衣,笑着说:“好!好!有眼光!”

沈月琴颇为得意,笑着对殷欣说:“快脱下来吧,太热!”说完几个人又走回了肖军父母的房间。

殷欣把风衣脱下来放在床上,小声对沈月琴说:“阿姨,我找小军有点事儿。”

沈月琴笑着说:“去吧去吧。”

殷欣和肖军一起走进了肖军的房间。肖军的房间现在已经布置成了新房,白色的一面墙的组合柜、同样颜色的书桌、梳妆台、床头柜,还有双软的席梦思床,床上铺着金色的床罩,整个房间显得即典雅又不失华贵,这里将是殷欣和肖军的新婚爱巢。

一走进房间,肖军就马上关上了门,他从殷欣的背后抱住了她,小声在她耳边说着:“想死我了!你这次一走就是三个星期。”

殷欣转过身来亲吻着肖军,两人热烈拥吻着。肖军一边亲吻殷欣一边把她往床上带,接着两人便倒在床上,肖军的手开始在殷欣的身上摸索。

殷欣轻轻把肖军推开说:“我有话跟你说。”

肖军还想继续,殷欣再次把他轻轻推开了。肖军问:“什么事儿?”

殷欣从床上坐起来,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站起来走到书桌前,坐在椅子上,她面对着肖军说:“我可能要出国一段时间。”

肖军还躺在床上,他用手支着头,看着殷欣,问道:“出国?去哪儿啊?”

“新加坡。”殷欣平静地说。

“新加坡?”肖军一愣,他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盯着殷欣,好像没有听说过这个国家一样。

“对,就是前一段时间演的那个电视剧《调色板》,就是新加坡的。”殷欣看着肖军解释着。

“噢,对,是有这么一个电视剧。”肖军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又接着问:“好像是在东南亚。”

“在赤道,南亚。”殷欣点着头。

“你去那儿干嘛呀?去多长时间?单位派你去的?”肖军面露疑惑。

“不是单位派的,是我自己申请的,工作准证已经批了,我想明天去拿,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殷欣故意不看肖军,她的目光看向墙壁。

“可是我们再过一个月就要结婚了。”肖军的表情很明显的有些急躁。

“这也是我要跟你商量的。你看,如果我们一结婚我就离开,对你对我都不公平,新婚燕尔两个人应该在一起,我们却不得不分开,所以我想……。”殷欣看着肖军没再往下说。

肖军盯着殷欣接着说:“所以你想先出国,等以后回来我们再结婚?”

殷欣点了点头。

“你爸妈怎么说?”肖军皱着眉头问道。

“几个月以前他们是不同意的。”

“几个月以前?这件事已经发生几个月了?你怎么没跟我说呢?”肖军看起来面有怒色。

“本来我是想放弃的,可是我的一个校友下个月也要去新加坡工作,我觉得这次对我来说真的是个机会,所以想去看看,跟他一起去。”殷欣的语气虽然很柔和,但是她的表情告诉肖军她已经下定了决心。

肖军的表情凝重,他看着殷欣愣了几秒钟,然后低下头,把双手插进头发里,看起来好像挺痛苦的。

殷欣站起来走到肖军身边,坐下来抱住肖军的身体,轻声说:“我还不知道工作的合约是怎样的,也许一年,也许两年、三年,我知道这几年让你等我对你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想也许有机会你也去那边工作,这样我们就又可以在一起了。”

肖军抬起头看着殷欣,然后把殷欣拥入怀里,轻声说:“我知道,这次如果你不去,将来会后悔一辈子。我……就是有点……舍不得。”

殷欣轻轻推开肖军,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你同意了?”

肖军看起来很无奈,他点了点头。

殷欣欣喜若狂,她连声说着:“谢谢,谢谢。”然后在肖军的脸颊上吻了一下,肖军勉强笑了笑。

有了肖军的支持,更加坚定了殷欣去新加坡工作的决心。第二天她给中介公司打了电话,问清了有关中介费的详情。两天后,她带着准备好的中介费去了中介公司,拿到了新加坡的工作合约和入境批文。回家后,她仔细阅读了工作合约的内容,不懂的地方还跟中介公司进行了确认。为了确保合约的真实性,她还特意去了一趟新加坡大使馆确认这间公司是否真的存在,得到大使馆的确认后,她悬着的一颗心才终于落了地,开始着手办理护照和去体检等相关事宜,并将她所做的一切告诉了赵子伟,请求赵子伟在她拿到护照后两人买同一趟飞机的机票。

九月初,殷欣向单位递交了辞职信。

半个月后,当一切都已成定局,殷欣才把去新加坡之事告诉了自己的父母,林婉茹还是极力反对,殷博古倒是很开明,既然“木已成舟”,他很支持殷欣出国去闯一闯。

这天,殷欣正在办公室跟一位同事进行交接手续,她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同事识趣地赶紧回避。

殷欣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吴岩WY)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殷欣,肖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吴岩WY)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赤地正是雨季》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殷欣,肖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