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鬼夫》鬼夫难缠么么哒 第二章 难逃厄运 鬼夫平胸小受文

《鬼夫》鬼夫难缠么么哒 第二章 难逃厄运 鬼夫平胸小受文

发布时间:2020-06-17 16:33:54编辑:百小白来源:包头市易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小说作者:白小仙 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白小仙原创的灵异小说《鬼夫》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凌家,符有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庙宇很空旷,我甚至能清晰地听出我和爷爷细碎的脚步回声。我大气不敢出,庙宇里面很阴冷,加之我又十分害怕,忍不住打了几个冷战。爷爷突然

鬼夫

推荐指数:10分

《鬼夫》在线阅读

《鬼夫》 免费试读


庙宇很空旷,我甚至能清晰地听出我和爷爷细碎的脚步回声。我大气不敢出,庙宇里面很阴冷,加之我又十分害怕,忍不住打了几个冷战。

爷爷突然停了步子,我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哭下来。我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姑姑的名字,小云姑姑,我怕……

“月牙,你安安静静地走进去,睡在金色棺材上。不论发生什么,你都不可以出来。一旦出来,你会被鬼给撕碎吃掉的。你只要乖乖听话,就能……就能没事。”我听着爷爷的一字一句,他最后两个没事咬字极重。大概是知道我不是三岁小孩,进去了,有什么事那也是在意料之内的。

他揭开了我头上的白盖头,一把把我推进去。我一个趔趄,跌坐在地上。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身后的门被重重的关上了。爷爷在外面用锁链锁住了门把子。我彻底怔住了,从冰冷刺骨的地上爬起来,敲打着门。爷爷沉重的叹息声,纵使隔着一扇厚重的铁门,我也能听到他的绝望。

我把脸贴在门上,想感受门外的亲情。

“爷爷!”我最后一声嘶声力竭地呼喊。

那道门后面却再也听不到任何动静。

那时,我有多绝望,就像是一个大活人活生生地被人丢弃在坟茔堆子上。举目四望,除了死寂,再无其余。

我不敢回头去看身后的棺材。

我就这么趴在门上一动不动,静静地流眼泪。

冥冥之中,我老感觉耳畔有什么东西在呼气。我闷哼一声,紧紧闭上眼睛,手指抠住铁门。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脚底冷汗浸湿了白色的袜子,手上也是汗津津的。

观音,佛祖,九天上的仙女你们都来救我啊!我嘴里胡乱地念着一大堆神仙,我现在只想着能逃出去。

蓦地,一只黑色鸡爪子般的东西搭在我的肩头。彼时,我的嗅觉也已经失灵了,我的腿已经软了,整个人都吸在门上。

“嘶嘶嘶……”有什么湿哒哒的东西在舔舐着我的耳垂。

不管三七二十一,左右横竖都是死是么?

我闭上眼转过身,使出浑身解数将那团东西推得远远的。

猛地,我的头顶上又是冷冷的一滴水珠一样的东西。我张开眼,我敢发誓,那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恶心的鬼怪,也是目前为止见到的最多的一次。

头顶上的那个东西双眼凸出,似乎是死前被虐待一般,额角的青筋爆出,眼球里尽是红血丝。嘴角两边被扯出两个大口子,能清楚地看见它嘴里的牙齿,牙缝里正在往外滴着浓稠的血水。

它直直地瞪着我,我向前看去,就看见被我推开的那个鬼,像是被烧过了,身体只有五岁孩童一般大小,身体都蜷曲着,偶尔掉下一块黑色的像是烧焦的木炭一样的东西。

而此刻,离我最近的就是那个歪着脖子,血水汩汩向外流淌着的僵尸。脸上的皮肉都干了,根本就没有脸,倒像是一张腐朽的老皮拖在脸上。可是脖子却像是个血池子,那血水都流淌了一汪子。要是个大活人,流这么多血只怕早就死透了。

我再也不敢动,也不敢去看剩余的几个鬼,大抵不是被剜去了五官就是头顶被什么利器削掉了一大半……

他们似乎也在观察着我,说是观察,倒不如说是正在想着怎么弄死我。我心如死灰的看着这么多的鬼,手脚都动不了了。

不论是哪一只鬼,只要扑向我,凭我的力气,我根本完全无法挣脱,都是死路一条。

我一度陷入崩溃中,就在我准备慷慨就义时,那个金色的棺材盖子微微晃动了一下。我心想这次必死无疑了,还不知道这个棺材里面是什么狠角色。我身体不受控制了,双腿不由自主地向摆放棺材的地方走去。

那些子鬼也神奇地没有挡我的路,只是在我半米之外的地方张牙舞爪。

算了,我就算死,也要死的明白一些。为什么三叔要我睡在金色棺材上面,难道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总之,我当时的行为举止全然不像一个十六岁女孩,倒像是一个混迹尘世已久的成年人。

金色的棺材一直在晃动着,直到我走到棺材一步之远的地方。我站住了。

我发现棺材的盖子似乎要被打开了,我屏住呼吸,走上前。完全疏忽了棺材缝隙里的那双眼睛,就在我要碰上盖子的一刹那,棺材盖子从内向外翻转了一周。巨大的声响一过,便是那群鬼在哀哀戚戚地呼号着。

这声音实在是太过诡异悲戚,我捂住耳朵蹲下来。棺材里面突然伸出一双手,拉住我的一只手臂,大有将我拉进棺材里的势头。

我死死向门口爬去,一只手就要被拽撕裂般,断了手总好过和鬼在一个棺材里。

“吾妻何处去?”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在我耳边挥之不去。我摇着头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幻觉。爷爷把门锁上,一定是为了防止我和姑姑一样逃出去。

周围的空气愈发冰冷,这个地方就是一个装满了鬼的冰窖。我哆哆嗦嗦地看着前面张牙舞爪的鬼,身后棺材里伸出的那只手似乎放开了我,我不敢转身,生怕转身又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又冷又怕,我本身又虚弱,一惊一乍之下,我意识模糊了,眼皮子粘在一起,头一歪就晕死过去,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门外铁链子的声音。

我昏睡了没多久,就被人晃醒,是一张略熟悉的面孔。“月牙!我是小姨!”是我出现幻觉了吗,小姨怎么可能进的来……当时爷爷用一根铁链子把我锁在里面,料定我是出不来的,就带着一家子人回去了。原来,小姨花了不少钱收买了隔壁的七婆,告诉七婆看住我,只要我一去庙宇,就打电话给她。她就在村子不远的镇上住着。

那几天七婆察觉到了不对劲,到小卖部打了电话给小姨,小姨又给了她一笔钱,住在七婆家。看到我爷爷他们大晚上抬着个箱子出去就一路跟着。

爷爷他们前脚刚走,小姨就冲了进来。

小姨骂骂咧咧地,将那条链子摔在地上。我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把抱住小姨,吓得瑟瑟发抖的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小姨,我确信她一定有把握能救出我。

这次,我铁了心,就算死也不死在这里。说什么我也要跟小姨离开这个鬼地方。

“你个女人怎么又来坏事!”爷爷的声音响起来。我看见三叔气急败坏地看着我和小姨,不远处我看到了奶奶,她眼眶红红的。

“奶奶,我看到姑姑了!”我开始撒谎。我比谁都清楚每天晚上奶奶都会坐在床上发呆,她是在愧疚,是在想念自己亲手送到庙宇里的姑姑。

“小云!”奶奶喊道,迈着碎步向我跑来。似乎在我身上看到了姑姑的影子,爷爷一把拽住她,她发了疯地把爷爷推到,爷爷一个不注意摔了,头撞到了硬邦邦的地面,晕了过去。

小姨紧紧抱住我,不让爸爸那里的任何一个人碰到我。

我看着金色的棺材开开合合,似乎是是张大了嘴,想要把我吞下肚子一般。我极力挣扎,挥动着双手,双腿在空中踢来踢去。此时的我完全么有意识到,我的样子和姑姑当年的样子无异。像个疯子一样,我把小姨推开,发了疯地跑到金色棺材前面,让你吓我,我就要掀了你的盖子,叫你死也不能瞑目!

家里的人看我这个样子,急忙拦住我。

他们到底明不明白,清白对一个姑娘来说,意味着什么。而且,这个差些毁了自己清白的人不是个人,是鬼啊!也许是个僵尸,青面獠牙,眼球突起……

当时拉住我的是三叔,我发狂地咬了他的手背。直到把他的手背咬的血肉模糊,我嘴角都溢出了血。就在我要去毁了棺材的时候,三叔把我提了起来。我从小就体弱多病,又矮又瘦,此刻的景象并不滑稽,反倒有些诡异。我咬着三叔的手背,眼神里尽是哀怨。小姨吓坏了,以为我是被什么女鬼给附身了。她不敢靠近我。

三叔瞪着我,从口袋里摸出了三枚铜钱,我还是有点意识的,他这三枚铜钱是用来镇鬼的。第一枚铜钱塞鬼嘴里,是定鬼,第二枚铜钱,是活生生地打入鬼的身体里,压制怨气,第三枚铜钱是放在鬼的头顶上,消散鬼的魂魄。

三叔拿出看家本领要来杀我,我不能死在这里。我的心里冒出一个念头,要杀了三叔。

“孩子你带走也没用,她身体里的东西已经在吞噬她的魂魄了。”

《鬼夫》 精彩点评

无良资本家陈老板的血汗工厂发家史。本来众鬼们的生活无忧无虑,轻松自在,结果倒血霉碰上陈老板,被其用金手指强行掳回成为奴工,被迫在阳气旺盛的有毒环境中长时间工作,并且被无情洗脑强行喂食毒鸡汤,不发一点工资,简直毫无鬼权!你要问为何不逃离魔窟到政府举报?可恨那陈老板官商勾结,关系铁硬,结果投诉无门,重陷水深火热,一行血泪流下啊!本小说充分体现资本主义社会人吃人的本质,充分体现了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同学们要充分理解我们富足生活的来之不易啊!

鬼夫

作者:白小仙类型:灵异状态:已完结

无良资本家陈老板的血汗工厂发家史。本来众鬼们的生活无忧无虑,轻松自在,结果倒血霉碰上陈老板,被其用金手指强行掳回成为奴工,被迫在阳气旺盛的有毒环境中长时间工作,并且被无情洗脑强行喂食毒鸡汤,不发一点工资,简直毫无鬼权!你要问为何不逃离魔窟到政府举报?可恨那陈老板官商勾结,关系铁硬,结果投诉无门,重陷水深火热,一行血泪流下啊!本小说充分体现资本主义社会人吃人的本质,充分体现了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同学们要充分理解我们富足生活的来之不易啊!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