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鬼夫》鬼丈夫免费完整版 第一章 献祭的庙宇 鬼夫忠犬攻

《鬼夫》鬼丈夫免费完整版 第一章 献祭的庙宇 鬼夫忠犬攻

发布时间:2020-06-17 16:32:48编辑:百小白来源:包头市易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小说作者:白小仙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凌家,符有的小说《鬼夫》此文是白小仙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我被换上了一套白色的长裙,头上披了一块白布,嘴上用香灰末抹的煞白,看不出血色。当爷爷把我送进庙宇的时候,我两腿发抖,喉咙里发不出声

鬼夫

推荐指数:10分

《鬼夫》在线阅读

《鬼夫》 免费试读


我被换上了一套白色的长裙,头上披了一块白布,嘴上用香灰末抹的煞白,看不出血色。当爷爷把我送进庙宇的时候,我两腿发抖,喉咙里发不出声音。我知道,今天难逃一死。可我还眼巴巴的看着爷爷,渴望他能反悔,把我带回去。

那间庙宇是家族的秘密,村子的人都不知道我们家以什么营生,只知道,凌家儿孙众多,可女娃都命短,男娃都有大出息。于是,村子里的人私底下都说凌家和鬼打交道,平日里与我们家来往甚少。

我没见过我的妈妈,也许见过,可我也记不清楚了。我只知道我有个小姨,她以前来找过我。当时她看着我,眼泪就下来了。当时她一直盯着我,嘴里喃喃自语,“我是小姨啊,你和你妈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话音刚落,她一把抱起我,就要走。

结果,到了村子口,我就被急匆匆赶来的爷爷抢走了,我看着小姨哭得撕心裂肺,她跪下来求爷爷把我还给她。爷爷冷眼,把我接给三叔,我趴在三叔背上,转身看着小姨还在苦苦哀求。对于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小姨,奶奶提醒过我,我姓凌,这辈子都不能离开这里,不然会没命的。我暗自幸庆,还好没离开。

之后,再也没人来找过我。

爷爷有五个孩子,我爸爸排行老二,三叔是爷爷最看重的一个儿子,其他的叔伯我很少见到。我还有个姑姑,自从那一晚之后,我再也没见过她。我现在是凌家最小的一个女娃,我打小就没怎么见过爸爸。

我过完了十六岁生日之后的那几天,奶奶对我很上心。八仙桌上摆着的都是我最爱吃的菜,粉蒸肉,焖茄子,荷叶鸡……我吃的满嘴油,假装看不见奶奶抹眼泪。我也不知道她在难过什么,直到三叔拿着白色的长裙来了,我手上的鸡腿掉在地上。终于有一日,我要走姑姑曾经走的路了。

我认得那条长裙,是姑姑穿过的。我拿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奶奶,奶奶把头偏过去,我不吃菜了,哭着告诉奶奶,我以后不吃肉,只吃白米饭,能不能不穿这个。三叔看了看日头,他一直都冷冰冰的,把裙子朝凳子上一放,“快给她换上。”

我想要逃跑,可是奶奶却一把拽住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凝望着我,“月牙,这是你的命,认命吧!听话,别闹了,少受罪!”我木讷地站在原地,我知道,我逃不了的。三叔那么坏,万一知道我逃跑了,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我。

“奶奶,我回来还要吃粉蒸肉。”换上白裙,盖上白布盖头的我,小声地对奶奶说,这次,奶奶不忍心了,她把我交给爷爷和三叔,站在庙宇门口不进去。庙宇忌讳女子,但是不忌讳童女。我当时才十六岁,瘦弱的跟个芦苇杆子似的。不是头上蓄了辫子,怎么都看不出来我是个女娃。

“进去别乱跑,别乱碰!里面有一具金色棺材,你进去躺在上面别乱动,乱动的话就会被吃掉!”三叔故意吓唬我。我害怕的把头一缩,他不屑地笑了几声,奶奶见他欺负我,毫不留情地骂道,“你个缺心眼的,再怎么样她也算是救了咱们,我们都欠她的!”三叔这才收敛一些,没再说什么太过分的话。

我大概知道了,庙宇的地下一间很大的屋子。里面有十具棺材,除了金色的棺材,其他的我都不能碰,一旦碰上了,会冲撞到里面的鬼。

爷爷带我进去了,一进去,就是一阵冷气扑面而来,这又是害怕又是冷的,我这手脚都冻僵硬了。庙宇像是很大的样子,走了很久都没走到我要去的那个地方。我恐惧这一切,一路都紧紧拽住爷爷的衣角,我头上还盖着白布,我也不知道那是做什么用的。

后来我大概知道了,这块白布是为了不让我逃出去,庙宇根本没有那么大,爷爷带我走的路别有深意,他在画符咒。而这符咒,我也很多年以后才知道,小姨亲口告诉我的,这是引鬼咒。我万万没想到,我的亲生爷爷会把自己的亲孙女和女儿推到地狱里去。

我对符咒这种事不是很了解,凌家的法术向来传男不传女,我想最大的原因就是即使教会了女娃,她也活不下来,奶奶她们不姓凌,是外人,自然不能学。

可我多多少也偷看过爷爷画符咒,那些外地人千里迢迢地赶到家里就是为了求爷爷画符咒驱鬼辟邪。每每这个时候,除了凌家的男人,所有人都要回避。我有次好奇心作祟,偷偷躲在房梁上看爷爷画符咒。爷爷都会先拿出一个砚台,割破自己的右手指,再从一个白瓷瓶里倒了一些黑色的液体,手指的血和白瓷瓶里的东西混在一起,发出阵阵恶臭。我在房梁上闻到这种味道都要作呕。

“老三,上符纸!”爷爷一拍桌子,砚台里的东西突然变了样子,越来越红,像是血。三叔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张黄纸,爷爷飞快地用手指蘸取砚台里的红色东西,在纸上划了一圈,我看不懂,够着脑袋去看。

我认识的字不多,没认出来那是什么字。爷爷写好了让三叔拿出去,三叔打开门出去,把符纸交给求符的人。三叔前脚刚走,爷爷就体力不支地瘫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吸气。嘴里喃喃念着,“愧对天地啊!”我看着虚弱的爷爷,心里竟然有点舍不得他。

有一天晚上,姑姑在河边洗衣服,我很喜欢姑姑,她待我也是很好的,她一看到我,就会抱着我,“小月牙啊!”她的手上经常会有皂角的味道,香香的。她会给我买吃的,也会教我一些字。大多数时候,三叔都会笑话我们,“会这些有什么用,这孩子能活到那个时候吗?”

姑姑和我一样,特别厌恶三叔,她一看到三叔就把房门一关。我一直以为她是快乐的人,可我亲眼见她在河边哭鼻子。我曾经问她,为什么要哭,她说我还小,不懂,这是命。

直到我看到她穿上了那条白裙子,我以为她要嫁人了。缠着她给我买糖吃。她真的把她所有的钱都给了我,并且还抱了抱我。“小月牙,如果你能逃出去,永远别回来!”逃,我眨巴着眼睛,摇摇头,“我就在这,跟你在一起。”她又哭了,奶奶也哭了。

我和奶奶一起在庙宇外面等着她,当时大伯他们都在,看着姑姑进庙宇的时候,我还笑嘻嘻的,我问奶奶我们为什么不回去。奶奶悲壮地看着庙宇,“我要等她出来。”

我们从晚上等到后半夜,姑姑真的出来了。可是,她像是变了一个人,见到我和奶奶又哭又闹的。她不认识我的样子,奶奶心疼地抱住她,“小云,跟妈回家。”姑姑却一把推开她,“魔鬼,你们这些魔鬼!”

我呆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姑姑一头撞在庙宇的墙上。血花四溅,她白色的裙子,被鲜血染红。爷爷赶了过来,看到倒在地上的姑姑,他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继而就是把姑姑打横抱起,奶奶冲上前想要拉住他。

“你这个傻子,你能阻止吗?你不想他们活命吗!”奶奶头直摇,嘴里说着不要不要,手还是放开了姑姑。

爷爷把姑姑又送进庙宇,自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姑姑。爷爷他们警告我,以后不能在奶奶面前提到姑姑的名字。我想着,姑姑也许是耍脾气了,和家里闹矛盾了,还是会回来的。渐渐地,我大了一些,才知道,我没有姑姑了。

我开始担惊受怕,生怕自己什么时候也会像姑姑那样,穿上白色长裙,一去不回。

不过三年,我也穿上了十八岁的姑姑穿上的长裙。

《鬼夫》 精彩点评

无良资本家陈老板的血汗工厂发家史。本来众鬼们的生活无忧无虑,轻松自在,结果倒血霉碰上陈老板,被其用金手指强行掳回成为奴工,被迫在阳气旺盛的有毒环境中长时间工作,并且被无情洗脑强行喂食毒鸡汤,不发一点工资,简直毫无鬼权!你要问为何不逃离魔窟到政府举报?可恨那陈老板官商勾结,关系铁硬,结果投诉无门,重陷水深火热,一行血泪流下啊!本小说充分体现资本主义社会人吃人的本质,充分体现了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同学们要充分理解我们富足生活的来之不易啊!

鬼夫

作者:白小仙类型:灵异状态:已完结

无良资本家陈老板的血汗工厂发家史。本来众鬼们的生活无忧无虑,轻松自在,结果倒血霉碰上陈老板,被其用金手指强行掳回成为奴工,被迫在阳气旺盛的有毒环境中长时间工作,并且被无情洗脑强行喂食毒鸡汤,不发一点工资,简直毫无鬼权!你要问为何不逃离魔窟到政府举报?可恨那陈老板官商勾结,关系铁硬,结果投诉无门,重陷水深火热,一行血泪流下啊!本小说充分体现资本主义社会人吃人的本质,充分体现了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同学们要充分理解我们富足生活的来之不易啊!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