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琵琶声杳蛊者无忧》声蛊 年上攻 琵琶声杳蛊者无忧诱受

更新时间:2020-09-19 16:32:31

《琵琶声杳蛊者无忧》声蛊 年上攻 琵琶声杳蛊者无忧诱受 连载中

《琵琶声杳蛊者无忧》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糖拌瓦洛佳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杜凌尘,完颜

主角叫杜凌尘,完颜的小说是《琵琶声杳蛊者无忧》,它的作者是糖拌瓦洛佳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胡闹!”殷祉明大怒,一脚将老嬷嬷踹到一旁:“皇后一个大活人,你们这么多人就能看丢了?!” “皇上息怒——”云贵妃一行人连忙跪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胡闹!”殷祉明大怒,一脚将老嬷嬷踹到一旁:“皇后一个大活人,你们这么多人就能看丢了?!”

“皇上息怒——”云贵妃一行人连忙跪下,静妃跪在地上,心一沉:刚吩咐乔内侍告诉皇后完颜朗也被关押在执法堂,难道皇后就直接自己去找了?完颜朗被关在地牢里,可这执法堂的地牢也有好几个,这个傻子别真的挨个跑去找了···要是没找到完颜朗的牢房,随便扯个谎就混过去了···可要是在完颜朗的牢房里找到她——静妃不敢往下想,她终于领会了刚刚云贵妃和柳贵嫔交换的那个眼神的含义。恐怕这也是她们算计的好戏吧。

“给朕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殷祉明暴怒道。

“是——”底下的人赶忙退了下去。

地牢

“朗大哥?朗大哥你在这里么?”最北边地牢的门被悄悄推开了一条缝隙。

“杜凌尘?”牢内传来完颜朗略显疲惫却又有些兴奋的声音,接着传来脚步声。

“看来你这两天混的还蛮好的。”杜凌尘走进地牢,看见矮桌上还摆着茶具和没收走的午餐的残羹,翻了个白眼。

“我昨晚问了狱卒打听你的下落,听你也被关了进来正打算天黑了去找你呢。”完颜朗忙给她倒了水:“你竟先我一步找到我了。”

“别忙了,我先问问你,你们银虎国鬓边的白发是怎么一回事,除了血缘,还有没有其他方式可以让头发变成这个样子。”杜凌尘随随便便坐在了一堆稻草破席上,因为地牢过于潮湿,席子已经发霉了。

“这我倒不清楚,从小就听母后说鬓边银发是我们银虎国王室的传统,若要判辨银虎国的王子公主是否血统纯正,看看他们的发鬓即可,男孩为左——”

“男孩为左?”杜凌尘突然打断他:“可我生的是公主,就算是银虎国的王室血统也——不对,根本就不可能是因为血缘的问题。”她眉头紧皱。

“真是吓坏本王了哈哈哈哈。”完颜朗突然大笑起来:“你怎么傻乎乎的,别他们还没怀疑孩子有问题你便先把自己绕进去了。”

“你还笑得出来!在笑一会那殷祉明就要来要了咱们的脑袋了!”杜凌尘没好气道,盘了盘腿换个姿势接着思考着。

“快!到这边找找,咱们门口的人都没瞧见皇后出门去,八成是躲到这里了。”外边突然吵嚷了起来,杜凌尘一惊,一骨碌爬了起来。

“你先到角落里躲一躲,那边比较暗又堆了稻草席子应该能挡一挡。”完颜朗也慌了神。杜凌尘看着那堆潮湿发臭的草席暗自叫苦,自知躲在这里也是不妥,可人已经快到门口了想溜也来不及,只好窜进了稻草堆,屏住了呼吸。

“敢问完颜公子今夜是否看见了皇后娘娘?”领头的人一面问着,一面举着燃得正旺的松枝火炬进牢内查看,完颜朗有些紧张,便就势坐在了杜凌尘藏身的稻草堆上。

“本王自然是没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母仪天下,贵如牡丹娇若芍药,怎么会随随便便来这种地方。”完颜朗不耐道:“倒是问问你们皇帝什么时候放本王出去,我们银虎就没有这么又潮又臭的地方,银虎虽是南魏的附属,可你们也不能这么怠慢我堂堂银虎太子吧。”

“皇上命奴才们彻查,还望太子殿下不要让奴才们为难。”为首的奴才聪明地改了口不再称完颜朗为“完颜公子”而是“太子殿下”。

“如果太子殿下当真没见过皇后娘娘的话,奴才们先告退了,打扰了太子殿下的清净还求殿下恕罪。”后边跟着的一个小太监声音尖细地说道。

“走了?”过了几分钟杜凌尘才敢从草堆里爬出来,一身又酸又臭的腐草味道让她开始嫌弃自己。

“还不是靠着本王能言善辩凭着自己三寸不烂之舌才把他们劝走的。”完颜朗得意道。

“嗤——”杜凌尘嘲笑道:“那三寸不烂之舌说的是诸葛孔明舌战群儒,群儒!懂不懂!都是把四书五经各家兵法背得滚瓜烂熟的人。”她撇了撇嘴:“你刚才那都是什么,一群只会看主子眼色的狗罢了,给你得意的。”

“娘娘此言差矣,只会看主子眼色的狗也能为主人看家护院,为主人排忧解难呢。”门外突然传来冷冷的讥讽:“娘娘在完颜公子身下的草堆里躲了那么久,想必是比我们在外头蹲着的奴才们辛苦得多。”火把又“忽”地亮了起来。正照着王备的那张油腻胖脸上:“来人呐,去禀告皇上,就说皇后娘娘找到了,就在银虎国太子的大牢里。”完颜朗与杜凌尘对视一眼,心沉了下去。

执法堂

“启禀皇上,奴才们找见皇后娘娘了。”王备命人护着杜凌尘走到了执法堂,完颜朗拼命摇着牢房的锁链吼着要和杜凌尘一起出去——他实在怕殷祉明会对她做什么要命的事情。

“听人说——你是在完颜朗的牢里被找到的?”殷祉明靠在桌边,把玩着手里的佛珠,声音听不出喜怒却给人十分压抑的感觉,杜凌尘跪在地上,悄悄抬起眼看着周围人:云贵妃柳眉微蹙,嘴角怜悯同情又轻蔑地勾着;柳贵嫔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脸上的嘲讽与快意一览无余;静妃——她怎么也在这里,瞧着她略微红肿的双眼,怕是本不想会见到这一幕的吧;其余人的脸上要么同情怜悯要么轻蔑发笑或者面无表情。杜凌尘叹了口气心里自嘲道:“瞧瞧你,杜凌尘,瞧你这副德行,又酸又臭又脏还在这里丢人现眼——”

“朕问你话呢,怎么,解释都不想解释了么?”殷祉明停止了把玩佛珠的动作,金镶玉的扳指一下一下地敲在木头桌子上,就像战场上催命般的慢节奏鼓点。

“皇上若是相信臣妾,臣妾便无需解释,皇上若是不相信臣妾,臣妾解释了又有何用。”这一幕似乎十分熟悉,这般跪在地上战战兢兢接受审问的事情以前自然发生过。只不过那个时候,他是君,她是臣,不必考虑感情,有一颗保家卫国的耿耿忠心便可。

“好,你可真是朕的好皇后,你当真是好!”殷祉明怒不可遏,猛地摔了佛珠,扯过执法堂墙上挂的长鞭照着杜凌尘狠狠抽了下去,这一鞭抽的她痛彻心扉,她回忆起从前与殷祉明南征北战的日子,回忆起她上一次,也是第一次被这样狠狠鞭打后,殷祉明抱着几乎昏死的她失控地叫太医院前来医治并放话道若是救不回他的大将军整个太医院便要为杜凌尘一人陪葬,也就是那一次,她被发现是女儿身并迅速被他立为皇后···大概他们彼此之间也有过感情吧···杜凌尘承受着帝王的暴怒,一点点失去意识,昏了过去。

三日后深夜华曦宫

“我这是在哪里啊,”杜凌尘气息微弱,浑身酸疼僵硬,喘一口气仿佛又一百根针扎在胸腔里。

“这里是华曦宫,娘娘,您在华曦宫呢。”在一旁打瞌睡的锦绣见她醒了,赶紧打起精神:“阿宁,快去禀告娘娘,皇后娘娘可算醒过来了。”

“是——”叫阿宁的小丫头立刻急急地跑了出去。

“凌尘!凌尘你是要吓死我了!”也不顾是什么时辰,静妃踩了鞋就急急忙忙跑来了西偏殿。

“你慌什么,我不还活的好好的。”杜凌尘挣扎着半坐起来十分牵强地扯出一个笑脸,结果因为扯疼了伤口又龇牙咧嘴了起来。

“哪里还是好好的呀···”静妃坐在她的床前抓着她的手哭道:“皇上那日打你可是下了十分的狠力,执法堂的马鞭都打废了两段。”

“他大概是想直接打死我吧,”杜凌尘惨白的脸上划过几分讥讽:“可惜了没能让他如愿以偿,还浪费了两根鞭子”

“你可当真是把皇上气坏了,也怪我了,”静妃自责道:“如果我再谨慎一点,和乔内侍一起去带你找完颜朗就好了。”静妃说着,眼圈又红了起来。

“你这个蠢女人还是这样爱哭。”杜凌尘又嫌弃又心疼,起身拿起一旁的手帕要给她擦眼泪:“该来的一定会来,杜灵霄和柳氏计划好的事情,就算不是这次发生以后也会发生的,你又何苦这样自责——嘶”动作过大一不小心扯到了背上的伤,疼得她倒抽了一口冷气:“老子怎么就没真和别人生个公主,让段祉诀真真切切地做个糊涂王八蛋!”杜凌尘愤愤地骂道,又对抹眼泪的静妃说:“你想想,现在是借着我生公主的机会给我设了圈套使了绊子,牵连到的不过就是我和公主还有朗大哥——不,朗大哥大约也不会被怎么样的,毕竟他是银虎国的太子,殷祉明再怎么样也不会拿国事开玩笑的,只是苦了我才出世的孩儿罢了。”她叹了口气。

“凌尘不要担心,苏顺仪昨日去昭宁宫请安的时候打听了,小公主被安置在越贵妃宫中,乳娘们照顾的好好的呢。”静妃赶紧宽她的心:“越贵妃是东郦的公主,从来不屑于参与后宫里乱七八糟的事情,为人又宽厚,而且小公主之所以没有被当场处死也是由于她当夜赶到昭庆宫向皇上求情的缘故,有她照料小公主,你只管放心就好。”

“也罢,跟着我也只会受苦吧。”杜凌尘摇了摇头:“杜灵霄这样早些动手了也未尝不是件好事,谁知道时间长了又会连累到谁。”

“我留了云贵妃改过的那张药方,但是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才能让皇上知道药方被人做过手脚才让公主变成这个样子的。”静妃蹙眉道。

“你还是先藏好药方吧,殷祉明对我向来没什么情意——而且他向来更宠爱杜灵霄,区区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糖拌瓦洛佳)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琵琶声杳蛊者无忧》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