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弦音阁》梦音阁 清水文 弦音阁腹黑攻

更新时间:2020-07-24 08:30:40

《弦音阁》梦音阁 清水文 弦音阁腹黑攻 连载中

《弦音阁》

来源: 作者:云之北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沐霖,苏剑

《弦音阁》是云之北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弦音阁》精彩章节节选: 天色渐暗,明珠明慧没有准备叫轿撵,一路步行。 “小慧,你怎么脸色这般不好,白将军跟你说什么了?”明珠连明慧心不在焉,一路步行都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色渐暗,明珠明慧没有准备叫轿撵,一路步行。

“小慧,你怎么脸色这般不好,白将军跟你说什么了?”明珠连明慧心不在焉,一路步行都低着头,几次差点撞上路人。

明慧像是没听到一样继续低头走,明珠扯了她好几下才反应过来,答非所问道,“珠儿姐快走吧,别担心我,这点路我还是能走的。”

弦音阁此时也到了营业时分,两道红灯笼被编扎在亮黄的绸缎上,一路拉到对门的酒馆,路上人来人往,大多左拐又转,最后又进了弦音阁。

明珠牵着明慧冰凉的手,一步一跃从北宫羽厢房外的歪脖树上跃入屋内。

四合山。

青鸾殿。

“月儿,你打算怎么办。”苏剑看着怀中的沐霖月,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如此平静让他有些担心。

听到折磨她五年之久的噩梦的真相,不哭不闹,连怒意都消散的如此干脆利落,这不是好事,发泄总比憋着强。

“月儿,你有什么委屈……”

“苏叔,当年您生死相随的誓言是否还当真。”沐霖月打断了苏剑的话,她从他怀中爬起,认真的盯着他的双眼,她的眼神从未像现在一样,苏剑感觉的出那是充满期待却努力克制的表情。

这表情还真让苏剑不习惯,她向来在自己面前都是有什么说什么,就连大哭大闹也是说来就来全然不顾形象,如今是怎么了。

“月儿,你这是怎么了……”

“苏叔,请您回答我。”沐霖月再次打断了他的话。

还是一样没大没小的,苏剑在心里想,她是真的被百里岚伤到了吧,看来她的平静也是装出来的,“无论月儿是弑君灭门,还是血洗天下,我苏剑定生死相随,直至六道轮回。”

沐霖月看着苏剑总算满意的笑了,突然一滴泪滑落,接着就是骤雨猛至。

苏剑从来没见她哭成这样,眼看就要哭成一个泪人,他赶紧抱住了她,“月儿,我知道你心里苦,哭吧,把你的恨都哭出来。”

沐霖月在苏剑怀里格外安心,哭声也越来越大,沉睡了五个春秋的青鸾殿,终于被哭声惊醒。

也许是哭累了,沐霖月的哭声渐渐小了下来,趴在苏剑的怀里抽泣,慢慢的抽泣声也小了,她似乎睡的很安稳。

苏剑一直保持着双手环抱的姿势,这温暖的臂膀也许是沐霖月在这乱世中唯一的依靠。

当选剑宗掌门是绝对值得夸耀的事,大选赛结束的那一刻,“沐霖月”这三个字已经成为了四合郡的代名词,被写在黄灿灿的信纸上,千里加急送往皇城皇宫,天子座下。

今夜除了沐霖月,无人安睡,整个剑宗的弟子都停止修炼,开始为第二日清早的加冕礼做准备,此时的长老院也是灯火通明。

他们在为吉服犯愁,以往的吉服都是由上一位掌门的吉服修整个尺码做出来的,可今时不同往日,剑宗何时出过女子?

“大长老,不如派个弟子拿着新掌门的尺寸,到城中连夜赶制一身?”说话的是二长老苏秦,他虽任二长老一职,地位却远不如三长老。

“苏长老,历来吉服都是由上届掌门的改制,以示尊卑,苏长老的意思难道是沐霖月的身份比历代掌门都贵重不成?”三长老常风反驳道,他依仗大长老韩牧才有今天的地位,见大长老不喜欢沐霖月,他自然也不喜欢。

“韩长老,你怎么敢直呼掌门名讳,这是大不敬!”苏秦拍桌警示常风。

“沐霖月还不是掌门!苏长老,你的长兄与沐霖月交好,你也要为她说话吗?”大长老韩牧的击桌声远远压过苏秦。

“你的长兄擅离职守可是大罪,你本应连带有罪,老夫念你劳苦功高才留你职位,你可别得寸进尺。”韩牧瞪着苏秦的眼睛里满是愤怒。

苏秦心里不服但也无力反驳,怪只怪自己师出旁系,在长老院中连发语权也没有,其他同样师出旁系的长老虽也不甘却也不敢说话。

“吉服的事,老夫自有办法,你们就不用费心了!散会!”韩牧对常风使了个眼色就背着手气呼呼的走了,留下其他长老干瞪眼。

等大长老和三长老走远,他们才敢压低了声音问道,“二长老,这可怎么是好,大长老好像对这位掌门怀有敌意啊。”

“月儿是个好孩子,只是无奈是女儿身,大长老对先掌门收她入门本就不满,觉得她破坏了门规,我虽为二长老却连替她说话都无力。”苏秦对自己刚刚无能为力的样子不满的自责。

“二长老,您不要自责,我等虽然地位不高但都为旁系弟子,我等竟然追随您。”为首的是四长老,他对大长老独断专制的态度不满已久,苦于不能发泄。

“哎,希望明日的加冕礼不要出意外才好。”苏秦叹了口气。

苏剑只是小眯了一会,醒来的时候发现沐霖月已经不在了,思来想去她应该先去了天坛,苏剑理了理妆容,站在铜镜前许久,这发髻好像怎么理也不满意。

自家月儿的加冕礼,自然要打扮的庄重点,虽然苏剑早就预想到这一天,但当真到了这一天他还是难掩内心的小激动。

匆匆赶到天坛的苏剑险些误了时辰,他慢悠悠的混进人群,并不准备以祭司的身份出席。

长老院中的众长老一排整齐的站在祭坛前,众弟子统一青衣白褂,束白冠,戴玉白腰带,踏青花长靴,一眼望去青翠带白整齐划一,倒是十分好看。

卯时三刻,正是吉时,完事具备唯不见沐霖月。

此时的沐霖月,正望着青山绿水出神,微风徐徐,这美景倒是十分难得,在郁郁葱葱之间,一块石碑格外扎眼,石碑上一行苍劲的小字——沐霖月恩师沐雨林之墓。

一代掌门,飞升后留给世人的,只有他的丰功伟绩和这道略显简陋的墓碑,连尸首也没有留下,沐雨林的身躯就在沐霖月的面前散落成漫天飞雪,那一刻,应该是四合山第一次落雪。

沐霖月放出一枚烟火,烟火在高中散开成一只凤鸟,指示自己的方位,这是剑宗的信号,见信号者速速集结,在天坛中的众弟子虽诧异,还是以最快的速度集结到此。

也许只有苏剑一人知道,沐霖月为什么在这个地方。

众人静静的看着翠绿中的一袭红衣和她面前简单的墓碑,他们正等待沐霖月的指示,“加冕礼,就在这里举行。”

不需要吉服,不需要天坛,一人一剑一碑位足矣,这个本该盛大无比的加冕礼,却以最简单的方式结束。

得到宗主令的沐霖月缓缓走向石碑,突然一位老者出现在墓碑前,他通体通明却神采奕奕,宛如神明降世,沐霖月震惊的看着这一幕,眼中的激动难掩。

老者同样注视着沐霖月,他炯炯有神的目光中溢满了慈爱,暖风带来了四合山花的花瓣,流光花影,如漫山的彩蝶围绕他的身边翩舞,宛若界外仙人。

突然她单膝下跪,高喊,“弟子以弟子之先师,月儿之慈父,剑宗之掌门之墓起誓,第八代嫡传弟子沐霖月接任掌门之职,从此心系苍生,社稷天下!”

不明所以的众弟子见沐霖月下跪,怎敢站着,他们赶忙跪下,匍匐于地,高喊,“一人之志,吾等之愿!”

沐霖月望着墓碑许久,沐雨林的笑容始终挂在脸上,那个不苟一笑的老者,在此刻笑的尽兴,这笑似乎也花光了他仅剩的气力。

直到沐雨林的残像散尽,沐霖月还是凝望着墓碑久久不肯起身,“月儿,照顾好剑宗的弟子。”

师尊,您就放心的走吧,你的月儿,会完成你为完成的心愿,沐霖月站起时已经是一副一门之长该有的样子,“大长老,如今剑宗中掌握绝技的人有多少?”

大长老慢慢悠悠的上前回答,“除了已故的两位掌门和您在内,还有五名,第九代嫡传弟子抵死不进入修罗场所以并无人掌握天舞绝技。”

沐霖月抚摸着宗主令,霸气难掩,“大长老,您在剑宗中待的时日也不少了吧。”

“是,已整整一百二十载,曾协助两位掌门,不知您为何出此一问。”大长老捋了捋长须,他虽表面恭敬,还是难掩心中不满,加冕礼人多眼杂,他不可能从中作梗,如今事情已成定局,自己悔也无用。

剑宗之人除了修炼剑法,还有一套独特的益寿延年的功法,长寿已经不稀奇,第一代掌门就协助过三代君王征讨冥珏,粗略算来也应过了三百岁,这样算来北宫羽的先师算是夭寿了,虽剑宗到北宫羽掌权只有五代掌门,可偌大的剑宗已经存在上千年。

沐霖月微笑着看着大长老,“您侍奉了两位掌门,难道不知道回本座话时要加‘回禀’二字?莫非是大长老年事已高忘了礼节。”

沐霖月突然抬起眼睛盯着他的双眼,这双傲人的眼睛的确是见惯生死的人才能有的,她一字一顿“还是,大长老不承认对本座有何不满?”

被沐霖月这么一问,大长老也懒得装腔作势,他也不是省油的灯,“恕老夫直言,剑宗上下从未有过女子,更别说是接任掌门一职,老夫担心,沐姑娘没有能力引领众弟子走向大道。”

精彩评论:

近期同样有创新的娱乐文,主角(沐霖,苏剑)中戏学生,出场走话剧表演路线,看着陌生但作者(云之北)写得很接地气,不管是校园生活,男女狗粮还是抖音等日常元素的加入,都让人看的很轻松。金手指是一条锦鲤,能将别人愿望实现到自己身上,不过此金手指存在感在书中并没有那么高,就是一个主角(沐霖,苏剑)涨戏和日常骚操作的媒介。此作者(云之北)节操待定,因为据说有大宝剑进去过的经历,《弦音阁》还幼,等不及的可以看看前作恶人大明星。推荐指数3.5星:剧情流畅有趣,一部可以轻松观赏的作品,值得追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