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爱妻是把绝世剑》七把绝世好剑 cj 爱妻是把绝世剑傲娇受

更新时间:2020-07-21 08:30:13

《爱妻是把绝世剑》七把绝世好剑 cj 爱妻是把绝世剑傲娇受 已完结

《爱妻是把绝世剑》

来源:青春说 作者:冥胥天落 分类:玄幻 主角:温檀心,阿绯

火爆新书《爱妻是把绝世剑》是冥胥天落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温檀心,阿绯,书中主要讲述了:在小镇上休息了几日后,我们便启程去往了神久之颠。不知为何,我总感觉那个主教者,仿佛将所有事都料算的刚刚好似得。不管是冥笙花海,还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小镇上休息了几日后,我们便启程去往了神久之颠。

不知为何,我总感觉那个主教者,仿佛将所有事都料算的刚刚好似得。

不管是冥笙花海,还是焱池,亦或者残兵阁。若是每一处都失守,那么其中流泻出的东西。那都是危害无穷的。不说严重的,至少这些地方的所在地,这三个地界,都会成为一片比炼狱还要恐怖的地方。

幸而,我同温檀心误打误撞的将冥笙花海给化解了,而夜残歌,也为了焱池中火岩浆,沉入地底。

如今,就只剩残兵阁的煞气了。

温檀心果真料事如神,早在北雪地界之时,他就已经看出了那个主教者的企图。

只是,那时候,我们还不敢确定。而现在,我们已经确定下了,那个主教者,果真是想要毁了神久大陆。

尤其是,沐璇死前,被我们擒获时,她说的那句;“这个神久大陆,还有存在的必要么?”

这是多大的恨怨,才恨不得用世间的毁灭来抹平。

怨长久,恨长久。怨的是薄情,恨的是人心。

我或许是知道,那个主教者为了什么而想毁灭这个世间的。

只是,我想白书阅,是一定不会乐意见到他变成这样的。

那样一个圣洁的女子,用自己所有的善意,尽全力的为这世间,做了一切她能做的事情。

若是她得知,她爱着的人,如今变得如此面目可憎,如此心狠手辣,不知不会作何感想。

在去神久之颠的路上,温檀心的伤势比先前好了些。

只是有些反反复复的,让人放不下心。

偏偏他还就不愿意让别人知道,只是我偶有悄悄探他的脉搏。

虽然没有之前那般虚弱,可是因为修为减半的原因,身体着实是受了影响的。

我在路上总是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好停下来休息。

离刃说我太任性了,明明白绫和镇灵石都还在神久之颠,偏偏我还耽搁路程。

我不理他,毕竟除了灵嵩上人和我,其余人都还不知道温檀心受了这么重的伤。

离刃他们见灵嵩上人和温檀心都没有说什么,便也不再说我了。

温檀心也真是的,明明身体还没有恢复,就急急的跟着我们一起上路。

是夜,我们在半路上的一家客栈住下。

在客栈里,我们吃饭之时,我似乎看到了一个身影同苏惘很相似的人,走出了客栈。

我慌忙起身,连忙追了出去。

一直到追到门口,却已经不见了那个人的身影。

一回头,离刃就在身后,他问道;“卿卿,你怎么了?怎的突然站起身跑了出来?”

我看了一眼离刃,轻轻说道;“没什么,方才我眼花,似乎看到一个跟苏惘长得很像的人。”

离刃歪头,问道;“在哪儿?我怎么没看到?”

我静静的看着离刃一会儿,说道;“已经走远了,不过,应该不是苏惘。你不是说苏惘已经死了么?那应该是我眼花吧。”

离刃点点头,说道;“卿卿,你这两日许是太累了,所以看错了吧。我亲眼见到苏惘死的,不会有错。”

我点点头,说道;“进去吧,我们继续吃饭。”

若说实话,离刃我还是有些怀疑的。

可是这么些日子以来,他一直很安分。

许是,我真的看错了吧。毕竟,夜色这么暗,看花眼也是常有的事。

用完晚饭后,我同温檀心私下说了此事。

温檀心沉吟了下,这才说道;“阿绯,离刃这些日子确实安分。只是,你可还记得那日回沧雪山前,他同我们走散的事?”

我点点头,说道;“自然记得。”

温檀心随意的拨着琴弦,说道;“自那日开始,我总觉得,他有些不对劲儿。”

我低头看着温檀心抚弦的手指,半响道;“温檀心,我想相信他一次。”

温檀心不置可否,说道;“好。那我便不追查。”

他将这话说完,我就黑了脸。

紧紧的盯着他,说道;“药凉了,你还不喝。”

温檀心咳嗽了两声,说道;“阿绯,我的伤已经好了。你不用管的这么紧。”

我斜了他一眼,说道;“怎么?嫌本姑娘多事?要不是看在你是因为残兵阁的事而受的伤,我才不会伺候你。”

温檀心轻笑,略微有些凉意的大掌,紧紧握着我的手,说道;“阿绯,你的手,怎的还是这般凉?”

我抽回手,说道;“一直这么凉,偶尔热的时候,也是你捂得。”

温檀心抬头,看着我,说道;“阿绯,那你是喜欢凉呢?还是热呢?”

我脸一红,不答反问;“你说冷的好?还是暖的好?”

温檀心轻笑,却不作答。而是将我抽回的手,又重新握紧。

满满的,全是安定。

温檀心倏地笑道;“阿绯,真好。”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天气比较热,我突然就觉得脸上一片热热的。

而后轻巧的收回自己的手,说道;“你好生休息,明日许是就要到神久之颠了。”

温檀心点点头,对我说道;“也好,阿绯你也要好生歇着,莫要累着自己了。”

“啰嗦,我又不像你受了伤,你照顾你自己个就行了。”我呐呐的说道。

而后,便转身出去了。

温檀心也真是的,总是这般啰嗦。明明自己伤的比我重,还一个劲儿的担心我。

出门后,正巧看到离刃端着托盘,站在过道上。

我走了过去,问道;“小刃,你站在这儿做什么?”

离刃将托盘举了举,说道;“还不是灵嵩上人让我将这个端给温大哥。对了卿卿,我严重警告你,不许喊我小刃。”

我扑哧一笑,抬手敲他脑袋,说道;“你是胆儿肥啊?居然敢警告本姑娘?”

离刃单手托住木盘,单手摸着自己的脑袋,顺带免费赠送了我一记眼刀子。

他恨恨的说道;“你真是的,当剑的时候就爱欺负我,总觉得自己天下第一。现在也是。”

我嘚瑟的学温檀心摸摸鼻尖,说道;“不服啊?等你打得过我的时候,在来找我申辩吧。”

离刃又斜了我一眼,然后端着托盘,进了温檀心的房间。

见此,我舒了一口气。

心下只是暗暗的说了一句;但愿,离刃你莫要让我失望。

不知道为何,对于离刃,我总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

就像是凡人口中的亲人般,那样的感觉。

若是可以,我实在不愿意怀疑离刃。

只是,那道苏惘的身影,是否,真的是我看错了呢?

第二日,我们来到了神久之颠。

听说,神久之颠上的水灵珠,是灵性之物。可以助长修为,也可锻造成为神兵。

但那颗水灵珠,早在五十年前,就已经让人取走了。

取走水灵珠的人,我是认识的。

就是我那第一任主人,白书阅。

她原本是白氏一族派到高塔的守护灵女,守望高台,查看星宿轨迹。

可是,自从遇到季枫阑后,她就离开了这里。也一并,带走了水灵珠。

那些追杀他们的人,除了想要杀人夺宝的,也有白氏一族的人。因为,白书阅在他们眼中,是一个叛徒。

而那水灵珠,后来被炼化了。

季枫阑将之投入了锻造兵器的炉中,为兵器赋灵。

一共制成了三件带有灵性的兵器,其中一件,便是我。

至于另外两件,我也不知是什么。

我也猜想过,极有可能其中有白绫,甚至伶孤。当然,这都是听了沐璇的话以后,我才猜想的。

因为她说过;“呵,那算盗走么?那本来就是属于主上的东西,伶孤是,你也是。”

当然,她指的,不是杀手伶孤,而是那只蔷薇簪。

这只是猜想罢了,是与不是,要等那个所谓的主教者承认,我们才能知道。

我们登上高塔后,果不其然,他正在塔顶,看着塔顶中央的观星台。

背对着我们,青色的薄衫,被风吹得鼓起。

他转过身,对着我们缓缓一笑。

这一次,他并没有戴面具。露出了因为长期戴面具,而有些苍白的面孔。

我一字一句的,念出他原本的名字;“季枫阑。”

对面的人轻轻一笑,说道;“难为阅卿还记得我的名字啊。好久,都没有人喊过了。还真是怀念啊。”

我微微蹙眉,问道;“你,不是当初为了阅主人,而殉情了么?”

他轻轻一笑,清俊的面孔奇异的有些邪异,而后说道;“不错,只是可惜,我没有死成。阅卿见我活着,难道不高兴么?还是说,阅卿打算忘恩负义,恨不得我这个铸造出你的人去死?”

我难以想象当初那个孤傲的少年,如今竟可以这般邪气凌然的谈笑风生。

那时候,少年的眼中,满是倔强。只有见了白书阅,才会软下来。

那样孤傲的一个人,现在看上去是这般的危险。

我也轻笑了一声,说道;“是么?可惜,我已经断过一次了。你的铸造之恩,我怕是领受不起了。”

更何况,你伤我了喜欢的人,我怎么能轻易的让你好过。

温檀心突地拉住我,冲我摇了摇头,说道;“阿绯,小心。他今日,目的怕是不简单。”

我轻轻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转过头,我问道;“季枫阑,我就只问一句,你为何要做出这些事?你难道不知道,这些东西一旦爆发,就会危及整个神久大陆。”

季枫阑看了我一眼,那一眼是满满的谴责,像是我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似得。

他缓缓说;“阅儿死了,所以,我想要整个神久大陆,来给她陪葬啊。她生前,是那样的喜欢这个世界,为了这个世间,做了那么多的事。你说,要是神久大陆随她一起覆灭了,她会不会很高兴?”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冥胥天落)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温檀心,阿绯)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冥胥天落)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爱妻是把绝世剑》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温檀心,阿绯),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爱妻是把绝世剑》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