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血煞山河》一寸山河一寸血 小说在线试读 血煞山河罗御

更新时间:2020-07-18 16:30:28

《血煞山河》一寸山河一寸血 小说在线试读 血煞山河罗御 连载中

《血煞山河》

来源: 作者:云华掠影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燕缙,费劲儿

《血煞山河》作者:云华掠影,玄幻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燕缙,费劲儿,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阿七行七。 她一开始没有名字,主人不清醒的时候叫她阿七,不清醒的时候……什么也不会叫,就只是抚摸着她庞大如山的身躯,沉默无声,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阿七行七。

她一开始没有名字,主人不清醒的时候叫她阿七,不清醒的时候……什么也不会叫,就只是抚摸着她庞大如山的身躯,沉默无声,偶尔会哑着嗓子叫她的名字,音色却又不像是七。

阿七,阿七。

不知过了多久,主人只记得她叫阿七了。

燕缙帮她解释过,他说因为她在主人手中排行第七,所以便也就这么叫了。

主人那时候已经记不起很多事情了,所以哪怕是遗忘了自己原本的名字,阿七也不曾怪过她。

过了许多年后,有一个女人来到了枯骨宫的附近,详细的已经记不清楚啦……她只记得那女人落入她的嘴里,骨头融化之前,甚至还有心思和阿七聊天。

女人说了很多东西,语言千奇百怪,可惜阿七一件也听不懂,只能从她暴怒崩溃的情绪隐隐约约感觉,她应当是不高兴的,说出来的话是不好听的。

后来,女人的内脏融化了,骨头融化了,皮肤之下所有的血肉融化了,这是个很漫长很漫长的过程——因为阿七是很小心珍惜的使用她的,直到女人再也不曾张口,她才很遗憾的吃掉了她的魂魄,那个时候,女人已经没有什么滋味了。

但是没关系,至少阿七学会说话啦。

一个人身上能听来的故事有很多,可放入永无止境的蛮长时间里,知道的故事又变得少得可怜。

她知道了很多“无聊”的事情,女人说这些事情是无聊的,说她是愚蠢的,可阿七觉得,总归不会比燕缙更加无聊。

阿七高高兴兴的想,主人再也不需要只能对着燕缙聊天了。

阿七耐心地融了女人的血肉骨头,很是仔细地留下一张完整无缺的美人皮,因为她太大了,主人只有她一个小小的触手那么高……她要想蹭蹭她都十分费劲儿,于是阿七费尽心思学会了如何把自己塞进了美人皮里,这才以相仿的形态出现在了主人面前。

只是燕缙很是不讲道理,看见她与主人说话聊天,便随手撕毁了她的美人皮。

那么过分。

阿七委委屈屈的和主人哭诉,哀声震天,巨大的身躯委屈的在地上翻滚,压碎无数的骨树枯木。

乖孩子。

燕飞秋抚摸着她的触手,柔柔道。

“你且等等,我会给你找一个新的。”

这一等,便是不知岁月漫长,百年,千年,连主人自己也记不清楚究竟过了多久。

阿七不曾怪她。

她那么苦,那么痛,寥寥数次的清醒却连她自己也无法控制。

燕缙的药救了她,却也毁了她的记忆——她甚至都快记不得自己叫做阿七了。

不过没关系,她现在又想起来啦。

阿七现在只能感受到无限的幸福。

想起来就没关系,哪怕只是一点点也没关系……阿七可以用尽一切手段去学习,哪怕是模仿燕缙的手段呢。

至少她不想再看见主人孤零零的样子了。

“我还记得,我当时与主人说过,我要好看的。”阿七的声音很美,语调很慢,带着一种恰到好处的柔软,能让人轻而易举联想到那种倾国雍容的明艳美人,但是少女无法遗忘一眼瞥见的巨大蠕虫那恐怖扭曲的身体。

她明明被咬碎了身体,此刻的意识却仍然十分清醒。

她看不见,摸不到,却听得清楚,也能感觉到某种奇特的液体在自己的皮肤下自由轻快的游走流荡——那是一种很可怕的感觉,仿佛皮肤之下所有的血肉骨骼被单独割裂出去,有人用刀子缓缓剥离自己的皮肤。

没有痛感,但是能够清楚感受到液体流动的范围。

而最可怕的是……她连恐惧颤抖的权力都被剥夺了。

“我喜欢与人说话,燕缙总喜欢自己占着主人聊天,若是我知道你们平时都说什么,那我也可以和主人解闷。”阿七很快乐的说,“人类又是个很脆弱的东西,一不小心就会疼,疼着疼着就没有声音了。”

“剥起皮来真的很麻烦呀。”

阿七的声音充满了无奈。

“小家伙,你知道什么啊?”

液体流动的速度加快了几分,她甚至开始能够感受到自己皮下肌肉被缓慢融化的过程。

少女的喉咙里发出了奇怪的咕噜声,像是啜泣,像是哽咽,又像是咆哮被哭声浸泡过后余下的破碎音节,阿七的性子很好,她好声好气的同少女低声说:“我不会让你痛的,只是我想知道很多事情,你所知道的全部我都要知道,不然的话我没有办法去和主人聊天……小家伙,我不让你痛,你能不能同我说说话?”

“我同你说话……你能放过我吗?”少女仿佛捉到了一丝希望,语速立刻加快了不少:“我可以给你许许多多的吃的!男人!女人!老的少的!好看的不好看的!你喜欢吃什么样子的我都可以给你找到!你放过我,你只要放过我我什么都给你!!!”

她动弹不得,声音撕裂喉咙却感受不到血腥的痛楚,耳朵听着凄厉的嚎叫,剥夺痛觉的身体只剩下即将崩溃理智的绝望和恐惧。

“你真是奇怪……为什么要因为你给我东西我就放过你。”阿七奇怪的回答:“你是主人给我玩的,我为何要放你走。”

她说到这儿,声音里又带了满腔柔情的甜蜜和无限哀怨的委屈:“主人难得送东西给我,若我就这么把你吐出去,燕缙就又要把你的皮扯碎啦~”

她融一个人只剩皮可没那么轻松,人类脆弱至极,稍有不慎皮囊就会出现破损,费尽心思最后若是做了无用功,阿七可不愿意。

少女绝望到几乎快要麻木,她喃喃反问:“难道……难道……你不是因为我对那个人……不对,还是因为我在小丘村做的事情?我可以解释的!我有原因的!”

“不急,不急。”

阿七高高兴兴的应声道。

“我只是想听故事,然后拿着这些故事同我的主人解解闷,你要说什么,从哪里说,都不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聊。”

少女的视觉被还回来了。

她颤抖着,绝望着,哭泣着,重新恢复光明的双眼瞳孔剧烈收缩,她只能看着蠕虫悬挂在自己头顶上方,生满尖牙的环状口器中发出人类女子柔美轻缓的笑声。

阿七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落入少女的耳中。

“来聊天吧,小家伙,我对你的惨叫不感兴趣,我也不希望你的魂魄因为恐惧而崩溃,在知道我想知道的东西之前……你会被保存的很完整。”

精彩评论:

无良资本家陈老板的血汗工厂发家史。本来众鬼们的生活无忧无虑,轻松自在,结果倒血霉碰上陈老板,被其用金手指强行掳回成为奴工,被迫在阳气旺盛的有毒环境中长时间工作,并且被无情洗脑强行喂食毒鸡汤,不发一点工资,简直毫无鬼权!你要问为何不逃离魔窟到政府举报?可恨那陈老板官商勾结,关系铁硬,结果投诉无门,重陷水深火热,一行血泪流下啊!本小说充分体现资本主义社会人吃人的本质,充分体现了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同学们要充分理解我们富足生活的来之不易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