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妖到地老天荒时》爱到地老天荒尤香 GV 妖到地老天荒时同人女

更新时间:2019-08-25 08:08:39

《妖到地老天荒时》爱到地老天荒尤香 GV 妖到地老天荒时同人女 已完结

《妖到地老天荒时》

来源: 作者:温轻语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方璇,白清

《妖到地老天荒时》是温轻语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妖到地老天荒时》精彩章节节选: 晚上,凉时写完作业,趴在桌子上,歪着头看着手机,拿着一根笔在草稿纸上划来划去。 过了一会儿,她终于拿起了手机,拨了一串号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晚上,凉时写完作业,趴在桌子上,歪着头看着手机,拿着一根笔在草稿纸上划来划去。

过了一会儿,她终于拿起了手机,拨了一串号码。

“喂,凉时,这么晚了有事吗?”陆婧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哦,婉婉……”凉时有些吞吞吐吐的。

“怎么了?大晚上的打了电话又不说,到底什么事?”陆婧婉有些不耐烦。

“你们家的公司,过几天有个庆典吗?”凉时挠挠头问道。

“嗯,五十年的,这次搞得比较大,怎么?你想参加?”陆婧婉一猜一个准。

“嗯……我都没见过,挺想去看看的。”

“呃……这个事儿我得想想,”陆婧婉那边顿了一下说道:“我问问我哥,看看怎么操作一下。”

“听起来好像很麻烦,要不然就算了,我也不是特别想去看。”

“不是特别想去可是却专门给我打电话来问?”陆婧婉取笑她,“行了,我想办法吧。”

……

周五,天气有些阴沉,凉时和方璇走出校门的时候接到了陆婧婉的电话。

“哇,太好啦!嗯嗯,我知道啦!”

凉时挂了电话,冲着方璇傻笑。

“你发神经吗?”方璇有些担心地看着她。

凉时神秘兮兮地晃晃手机笑道:“我姐姐打来的,你猜猜什么事?”

方璇双手捂住嘴巴:“难道是那个帅哥从你姐姐那里下手,让你姐姐帮他联系你?”

“去你的,”凉时将她的手拨拉开,“说过多少次了让你不要发春梦。”

“哎呀不猜啦,你快点说。”

凉时笑笑,凑近了方璇的耳朵说道:“我姐姐给我弄到邀请函了。”

“真的啊?”方璇一下子眼睛都亮了起来,“就是我上次和你说的那个盛世收藏大公司的庆典?”

“对啊,”凉时眉开眼笑:“就是这个邀请函,不过是庆典之后的化妆舞会,还是要戴面具的那种。”

“哇!”方璇双眼冒星星:“假面舞会?!”

“对啊,前面的庆典我们没办法参加了,因为是很正规的庆祝仪式,所以这个邀请函是有限制的,只能在后面的假面舞会开始的时候才能进场。”凉时表示有些遗憾。

“没关系啊,那些仪式什么的最没意思了,不过就是这个名人讲话,那个领导发言,再说一说公司的发展史、奋斗史、辉煌史、未来展望什么的,千篇一律的参不参加无所谓了,最主要的是居然有假面舞会,这个之前没有听说的啊,真是太惊喜了,而且我们还有邀请函,对了……你不会只有一张吧?”

方璇说到这里,忽然露出害怕的表情。

凉时笑着不说话,慢慢伸出两根手指,在方璇眼前晃了一晃,方璇立刻开心地尖叫着蹦了起来。

凉时把作业全部写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

她伸个懒腰,站起身,端起喝了一半的咖啡杯,坐到窗子前的懒人沙发上。

霓虹闪烁,车水马龙,每个人都抱着自己的故事行走在城市的森林中,或欢喜,或悲伤。

她想起小时候,家中花园里的花,在整条街里开得最旺盛。

她想起爸爸妈妈从十万大山带回来的那株兰花,翠叶葱葱,卓然不凡。

爸爸说那兰花很稀有,需要精心培育和嫁接才可以开花,可是花一到她的手里就开了。

圣洁而美丽,端庄而谦卑。

当时妈***朋友,身为新闻记者的艾琳也在场,将她抱着兰花的照片发到国家地理杂志上。

之后她家附近便多了很多陌生人……

凉时端着咖啡杯发呆,五年前,爸爸妈妈执意要将她送走,似乎他们预知到自己会遭遇不幸。

她猜测父母一定知晓温澜等人的真实身份,不然不会把具有特异功能的她送到这些人的身边。

是,她最初一直以为自己具有特异功能,后来才明白,她不是人类。

温澜将爸爸妈***遗物带给她之后,她才在妈***日记中得知,自己是他们从中国十万大山中捡回来的孩子。

一个睡在一盏巨大花朵里的女婴。

凉时端起杯子递到嘴边,仰头喝了一口,才发现咖啡已经喝完,只剩下一点点白砂糖堆在杯底。

她放了很多糖,她喜欢甜的。

那个叫林霂的人说的对。

海薰茶的味道很好,她喝过一次便念念不忘。

这几天她每天放学时都会被方璇借林霂调侃一番,她也会不由自主地在学校附近搜寻什么,她以为会再次看到林霂,可是他没有再出现。

只是个见过两次面的大叔而已。

尽管长得很帅,尽管举止很稳重,尽管他身份很尊贵,但是他只是个见过两次面的大叔而已。

“凉时。”

忽然有人叫她,凉时的思绪收回,回头一看,竟然是白清,就站在她房间的门口。

凉时大惊,站起来叫道:“白清!你怎么进来的?”

白清满脸泪水,长发凌乱地披散着,这早春二月的夜里,她就只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衬衣,光着两条腿,赤脚站在门口。

房间忽然变得昏暗起来,只能看见一道光从白清的头顶处倾泻进来,除了她站的地方,别的地方凉时都看不清楚了。

“凉时,你救救我,你找人救救我吧,我被拐卖了,你找你那几个哥哥姐姐救救我吧我求求你了。”白清双眼紧闭,哽咽着,双手握在一起,握在她自己的下巴处,像是执行某种祈祷的仪式。

“白清?”凉时吓得后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你别怕,凉时,你别怕,我不会害你的,真的真的,千万不要不管我,快来救救我,我能找的人只有你,只有你,不要不管我求求你了……”

白清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双目紧闭,嘴里小声地嘟囔着,表情很焦灼,很难过,很痛苦。

一股淡淡的曼陀罗花的味道在凉时的房间里弥散开来。

凉时隐隐约约感觉到眼前的一切都很不正常,她呼吸急促,精神紧张,却又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咽了口唾沫,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凉时觉得像是过了一个小时,白清依旧闭着眼在她卧室门口念念有词,凉时鼓了鼓勇气,试探地问道:“白清,你,你现在在哪里?”

“凉时,凉时,”白清像是听到了她的回复,焦急地回道:“这里是星碎,我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是我有听到他们说话,说这里是星碎,我也不知道是哪两个字,但就是星碎这两个字的发音没错,这里还有别的人,都是被拐来……”

白清的话没有说完,凉时看见她忽然捂住了自己的嘴,似乎是因为惧怕什么东西而突然中断了与她的对话。

凉时猛然惊醒——

原来又是一个梦。

“啊,天呐!”凉时双手捂住脸,感觉浑身都是冷汗。

她愣了一下,迅速地走到门边,当她的手触碰到门把手时,她却停住了。

这不过是一个梦,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件事情是真的,没有人会相信她,甚至她自己都不能确定这件事的真实性。

陆婧婉警告过她,不要管别人的闲事。

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平静下来,双腿蜷曲着坐回沙发里,将头枕在自己的膝盖上,望着窗外大都市繁华迷乱的夜景,霓虹闪烁,车水马龙

……

三月下旬的时候,天气逐渐回暖,热了起来。

方璇最近几天一直在埋怨凉时,说她拖沓,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参加化装舞会了,可是凉时总是拖着不肯和她一起去买衣服和道具。

“我不喜欢逛街,平日里我的衣服都是我姐姐帮我买,或者我自己网购的,这次我们也网购不好吗?网上的衣服样子可多了,再说我们买的是化妆舞会的衣服,实体店里有卖的吗?没有吧?”凉时别别扭扭地斜挎着一只小包,走在便道上。

这天没有什么风,可是路边绿化带里的花花草草在她和方璇经过的时候,都会微微摆动。

“现在网购也没时间啦,三四天邮寄过来,万一不合适还要退换。”方璇反驳道。

“都怨你,总是说这个不好看,那个不合适,要我说就随便买一身得了。”

“那哪儿行,这可是我们第一次参加化装舞会,还是这么高级的,这么奢华的,这么璀璨的……”方璇说着,眼里开始放光,忽然想起什么,又接着说道:“一定要穿得非常非常漂亮,最起码不能被封怡比下去。”

“唉,”凉时叹道:“要是把封怡比下去,她肯定还要找咱们麻烦,何苦来呢,和她比个什么劲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那不行,就是不行。”方璇态度很坚定。

“唉。”凉时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方璇问道:“最近你总是喜欢叹气,怎么忽然像是有了心事似的?”

凉时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前几天做了个梦,梦见白清了。”

“梦见白清了?怎么突然梦到她?”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温轻语)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方璇,白清)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温轻语)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妖到地老天荒时》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方璇,白清),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