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品诰命》清未一品夫人名单 GC 一品诰命男妃文

更新时间:2019-08-25 08:07:54

《一品诰命》清未一品夫人名单 GC 一品诰命男妃文 已完结

《一品诰命》

来源: 作者:祁雅娜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沈清梧,桂兰

祁雅娜新书《一品诰命》由祁雅娜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清梧,桂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反正就是这样,我是真的没想到就会这样有了孩子。”明熹堂里,只剩下沈清梧和郭嬅语相对而坐,如果不算郭嬅语怀里那个已经熟睡的孩子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反正就是这样,我是真的没想到就会这样有了孩子。”明熹堂里,只剩下沈清梧和郭嬅语相对而坐,如果不算郭嬅语怀里那个已经熟睡的孩子的话。

原本淑兰和桂兰走了之后郭嬅语就想让更加手足无措的奶娘把孩子给抱下去,谁知道这个孩子也是脾性古怪。被郭嬅语抱着哭,等到要从郭嬅语身边走了又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郭嬅语没办法,只能是打发走奶娘,一边抱着孩子一边听沈清梧讲那两个人的由来。

这个故事对于郭嬅语来书是真的有些瞠目结舌,说来沈清梧作为上京城著名的纨绔子弟,一直奉行流连花丛中片叶不沾身的准则,在女人这件事上非常克制。但是小柳氏看不下去他这么克制,在他还没被逐出家门的时候趁着他一次醉酒把淑兰塞给了他。只这一次,淑兰就有了孩子。

淑兰原本是卫国公看中准备收进来的,被儿子截胡自然心中不快,但也只是虽然斥责了两句,也就算是高举轻落了。小柳氏一见不是事,便又计上心来。正好沈清梧头次成婚,她就把桂兰打发过伺候宋氏,然后就给沈清梧下了药,再然后桂兰又有了孩子。

针对这种事,除了觉得小柳氏手段下作沈清梧太倒霉了之外,郭嬅语只能感慨这两个通房着实运气太好,一击必中这种事可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事情。怎么沈清梧对她们都是一次成功,自己都已经一个多月了,压根还没有动静。

“我估计柳氏那个人应该给她们吃了不少坐胎药,就为了让她们缠住我。”许是看出了郭嬅语脸上的黯然,沈清梧连忙出言劝道,“你若是不高兴,只管把孩子送回去,我是绝对不会怪你的!只要你千万别为了这事生气伤身就是了!”

要知道他前头那位宋氏夫人,看着那么精壮一个人,知道淑兰有孕本就很不高兴了,结果成婚未过一个月桂兰又有了孩子。她气得了不得,身子也跟着弱了下去,最后没过几个月就郁郁而终。他可舍不得,让自己的阮阮也这样不开心。

“阮阮素来觉得夫君精明无比,却没想到夫君也会被人这么坑害。”郭嬅语忍不住嘴角浮上了笑容。看沈清梧这阵子的反应还有刚才说的事情,她心里也确定沈清梧是真的不喜欢这两个通房,于是便也放下心来,语气也松快了许多。

见郭嬅语笑了,沈清梧也终于放下心来。于是他又把话题转移到了孩子身上,“檀姐儿还小,要不就送回去?”

“既然那位桂兰姑娘这么大义凛然的要让我帮着她养孩子,那我自然也不好推拒了。毕竟抚养子女也是我这个妻子的职责。”郭嬅语说着冠冕堂皇的理由,低头看看哭累了睡去的孩子。

她忽然仰起头来,冲着沈清梧道,“夫君刚才把自己心头的隐秘之事说出,并未瞒着我,所以我很开心,也想给夫君分享一个关于我的事情。”

作为夫妻,他们两个虽然是亲密无间的。但是沈清梧作为男子还是有一些自己的自尊,在妻子面前承认自己被下药总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但是沈清梧怕她不高兴,还是毅然说出了这事,可见对自己的在意,那么自己也不必有所隐瞒。

“那天回门,不知道夫君有没有感觉,我是不被父母所喜欢的。”郭嬅语轻轻抛出了这个问题,“夫君不必安慰我,只说你自己内心的感受就是了。”

沈清梧倒也没遮掩,直截了当道,“历来父亲嫁女都格外上心,我大姐姐当初远嫁,我爹几乎是老泪纵横,隔三差五就要给大姐姐送东西,生怕大姐受委屈。可是我那位岳父大人却不是那样,回门当日说的话里,十句有八句跟他的仕途有关,压根不曾关注过夫人安好。那时候开始,我就大概猜到了。”

郭嬅语长出一口气,“我小时候其实不太懂这些,总觉得可能是我太闹腾了,所以父母不喜欢我。为了讨父母欢心,我就压抑住自己的性子,使劲学那些我不喜欢的东西,希望可以博得一句父母的夸奖。后来你也知道,我跟着母亲一起打理家事,我还以为那是父母对我终于改观了,心里高兴的不得了。”

“那日在郭府,你看见岳父和你弟弟妹妹亲热,眼中并无任何欣羡。为夫想,大概岳父岳母到现在也没有真正改观吧,而且必然做了什么事让你伤心了。”

沈清梧说的笃定,郭嬅语也没有要否定,“我十二岁那年,奉母亲之命去外书房请父亲回去赴宴。不想听见父亲跟府中管家谈起我,说当初没把我送走,如今我总算还有点用处,可以嫁个高门贵户,给父亲的仕途助力。”

“我听了这话就回去逼问养娘当年的事情,养娘万般无奈才告诉我,当初母亲生我的时候是难产,差一点就没了命。因而父母从一开始就不喜欢我,打算把我送给旁支的叔伯。谁知叔伯们都不肯要一个不吉的女孩,我差点就沦落到被送去育婴堂。后来还是祖母看我可怜,发话留下我,才有了如今你面前的我。”

郭嬅语说起往事的时候并不像沈清梧那样,语气里带着一些狠厉和怨念。郭嬅语的语调一直很轻,好像在说和自己无干的事情。只是沈清梧能感觉到,她平静的声音之下是多年来不受父母重视的无尽委屈与愤恨,那情绪一点都不比自己少。

他没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沉声对郭嬅语道,“你如今跟了我,以前的事情就不必在意了,我自会护着你的。”

“我收下檀姐儿其实也有些私心。”郭嬅语的声音依旧沉静如水,“不知道你看没看见,卫妈妈往后一看,桂兰立马就在檀姐儿的屁股上掐了一把,所以孩子才会哭。还有刚才。如果我不接檀姐儿,她就会松手。她这么做是在逼我,可也让我觉得,檀姐儿和我小时候有点像。”

看怀里的孩子似乎终于是睡熟了,郭嬅语将奶娘叫进来,抱着孩子先去东厢房安置下来。她则是从榻上下来,走到另一边钻进沈清梧的怀里,声音里终于透露了一丝悲伤。

“父亲不喜欢,又被母亲如此利用,我实在是心疼这孩子。况且桂兰今天能这么做,檀姐儿养在她身边还不知道会被养成什么样子。万一她有心争宠拿孩子做筏子,岂不是害了檀姐儿。所以我最终才决定,把檀姐儿养在我的身边。”

沈清梧搂着郭嬅语,闻着她发间的香气,半晌才说道,“我看阮阮平日做事雷厉风行,绝不拖泥带水,还以为阮阮跟我一样,是个狠心的呢!”

“我是狠心呀,今日要是淑兰她们两个敢在我面前要死要活,我绝对能看着她们两个去死。可是檀姐儿才半岁,她还是个孩子。更何况夫君对这两个孩子,也不算是完全无情吧。刚才孩子哭得时候,我可看见你眼神里有点心疼。”

“小妮子观察的倒细致。”沈清梧没有否认,手上却不老实了起来,“上次去请安,夫人给了我什么奖励?这次又收了个孩子,这奖励怕不是得翻倍?”

沈清梧一巴掌推开在自己胸前乱动的沈清梧,“要奖励也得等到晚上,府上还有点事没处理完。檀姐儿的奶娘我还得盯着点,不然是个大嘴巴的的话,以后咱们夫妻俩岂不是一点私密都没有了。”

郭嬅语这么一说,沈清梧果然就老老实实的不再乱动,表情也严肃了起来,“说起来我还得叮嘱你一句。小柳氏此人看着心大像个泼妇,但是做事却非常有一套。要不然这么多年也不能把那个糟老头子给迷得不要不要的,一心只向着她。她突然把孩子送回来,只怕没安好心。”

沈清梧的话不无道理,郭嬅语自然也不会觉得那两个通房有多好,日后定然要多加注意的。

这边佩月带着桂兰和淑兰到了郭嬅语早就准备好的小院里,郭嬅语选这处的时候自然也有考量,这个小院离明熹堂不远不近,但是安静便于孩子生活。于是桂兰就住了西边,淑兰带着烟姐儿住了东边。

“桂兰姑娘既然把姐儿交给了我们姑娘,那这边给二姐儿的东西就不用留了。”佩月向来做事也跟郭嬅语一样干脆利索,当下就让跟过来的小丫头把摇篮玩具都给拿走了,一点都没有给桂兰留下。

等到东西拿走,佩月也没多待,指了伺候的人给她们二人见过,又嘱咐了那些伺候婆子丫鬟两句,这才跟桂兰淑兰告别,转身回明熹堂去了。

等到佩月一走,淑兰连忙拉着桂兰躲到一边,压低了声音说道,“我看夫人不是个好惹的,你干嘛把孩子扔给她?你就不怕夫人暗地里磋磨檀姐儿?才半岁的孩子,想要夭折还不是简单的事!”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祁雅娜)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沈清梧,桂兰)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祁雅娜)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品诰命》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沈清梧,桂兰),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