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酌酒狼牙下》狼牙的上牙好还是下牙好 GAY吧 酌酒狼牙下罗御

更新时间:2020-04-29 08:31:37

《酌酒狼牙下》狼牙的上牙好还是下牙好 GAY吧 酌酒狼牙下罗御 连载中

《酌酒狼牙下》

来源: 作者:青君飒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竺,安说

主角是竺,安说的小说《酌酒狼牙下》此文是青君飒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卷首语:端聿安说,还是绮枫宫清净,朕喜欢。 竺槿通常只会淡淡一笑,说,皇上喜欢的地方,哪里会有长久? 竺槿还说,帝王的宠爱,不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卷首语:端聿安说,还是绮枫宫清净,朕喜欢。

竺槿通常只会淡淡一笑,说,皇上喜欢的地方,哪里会有长久?

竺槿还说,帝王的宠爱,不见得是好事,而且,也不见得是真实。

你可知,在那时的端朝后宫中,哪个女人最无限风骚?哪个女人最貌美如花?哪个女人最跋扈嚣张?答曰,皇帝的女人。对一半,错一半。是皇帝的女人不假,但却是先帝的女人。

西凉大陆,端海帝国皇宫。

端历承安五年十一月初四,夜。

膝孝宫内一片灯火辉煌,四处欢歌笑语。众嫔妃无不盛装出席,个个攒足了口水侃侃而谈,自欺欺人地努力萦造着和谐气氛。

“杜淑妃到!太子殿下到!”

小太监的一声通报下,一个紫色宫装的女子牵着一个小男孩缓步走来。杜淑妃蛾眉细长,苍白的面色显出几分病态,头上梳着抛家髻,左右两旁鸾凤浮雕花银簪,正中央是银色镂空浮花步摇,臂上垂挂着浅色的轻纱,身影显得愈发纤瘦飘渺。太子端勃然穿着明黄色龙纹刺绣的袍服,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腰间流苏上吊着一块龙腾玉佩,虽有些清瘦,眉目倒也十分俊秀。

走至大殿中央时,两人对着主座上的女人叩拜下去。

“臣妾叩见太妃娘娘!恭祝娘娘万寿无疆!”

“孙儿叩见太妃娘娘!愿娘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上座一派雍容的女人淡淡瞟了他们一眼,连声音中都透着勾魂般的妖媚。“听说杜淑妃的身子前几日不太爽利,如今,可都大好了?”

“劳太妃挂念,已是大好。”

太妃一身赤金色宫装,领口和衣襟上滚上薄薄的一层纯白兔毛,火红色丝线绣出的飞凤美艳非凡,周围用银丝线滚边,腰间垂着红殷色松石水股流苏。三千乌发梳成高高的凌云髻,前面戴着精美的镂空雕花七尾凤钿,金凤口中叼着三股金线,每根金线上都坠着上三颗东珠,饱满且圆润,灿烂繁华。

问曰,你可知道,在那时的端朝后宫中,哪个女人最无限风骚?哪个女人最貌美如花?哪个女人最跋扈嚣张?

答曰,皇帝的女人。

对一半,错一半。

是皇帝的女人不错,但却是先帝的女人,这位唯一留在宫中的太妃娘娘。

她缓缓抬起眼,美目清洌,双唇嫣红,轻瞟了座下的两人一眼,然后悠然开口:“杜淑妃上次生产时伤了身,身子几年来一直虚着,还是调理好身子重要,哀家这不来也没什么打紧。你们也都知道,皇上已到而立之年,却偏偏子嗣单薄,仅有的四个皇子也都多灾多病,这可怎生得了?哀家如今就盼着你们多多努力,为皇上开枝散叶,为我端海帝国延绵后嗣。”

杜淑妃气得攥紧了手中的帕子,几年前她生产伤身后太医就说,她怕是再也不能生孩子了。这事太妃不是不知,却偏偏要戳她的痛处。当年幼子的夭折一直是她心中的痛,可太妃偏偏还喜欢有事没事就来揭她几下伤疤。

虽然心里恨不得把这女人扒皮喝血,但杜淑妃面上却是半点不显,反是一声嗔笑。“太妃说笑了,臣妾哪能就那么娇弱。何况臣妾带着太子来太妃娘娘的寿宴,也还能沾您点福气不是。”

不管怎么说,她还有太子。这个女人有再多富贵荣华又怎样,还不是一儿半女都没有,年纪轻轻就要守一辈子寡,活该。

一听这话,太妃眉间掠过一丝阴霾,但转瞬即逝。她叹了口气:“唉,女人啊,都是越来越不爱过生辰。看着新进宫的那些个小丫头,哀家就觉得自个儿真真是老了。这寿宴,不摆也罢!”

“太妃娘娘,您这是哪儿的话!”太妃身边的内侍司马欢忙细声细气地陪笑,“您还年轻着哪,您可是我们端朝的第一美人,比那些个黄毛丫头可强到那天边儿去了!您要是都这么说,叫那些比您年岁大的人情何以堪哪!”

主仆二人一唱一和,这下不止杜淑妃,不少嫔妃的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要知道,太妃虽辈分高她们一截,但却年轻的很,这天的宫宴正是承安帝为庆贺她的二十四岁寿辰而特地命人摆的。宫里很多嫔妃都比太妃年长,杜淑妃更是大了她足足五年。这不是明里暗里讽刺她们早就人老珠黄了么?

可人家是太妃,这会儿是多年的媳妇儿熬成婆,婆媳关系一向是家庭关系中的老大难,何况还是皇家,众多媳妇儿也只有忍气吞声。罢了,不过是个三八年岁就守寡多年的变态妇人,忍忍就是了,横竖威胁不到自己。

这时,太妃似才刚刚回神,张口就对着杜淑妃身边的宫婢骂道:“哎呀,贵妃和太子怎的还跪在地上?这些奴才怎么伺候的,还不快把你们主子扶起来!如今天寒地冻的,若是再病倒了,仔细你们的脑袋!”

她不叫起,哪有人敢起。每次都是这样,太妃就是喜欢让火气滔天的宫妃们在冰冰凉凉的地上进行冰火两重天的煎熬。人们心知肚明,太妃百玩不腻。

宫婢刚把两人扶到席位上,外面就又传来一声通报。

“涣然帝姬到!”

小太监的声音刚一传入,众人立刻都噤了声。

两个年长的嬷嬷拖着一个孩子走了上来。那孩子面黄肌瘦,虽然实际已年满五岁,可看上去不过三四岁的年纪。帝姬身上穿得宫装是的酥润罗所裁,这酥润罗说起来也是上好蚕丝织物,面料风格雅致,质地紧密结实。但这种花素织物表面具有纱空眼,纱孔通风透凉,穿着舒适凉爽是自然,可那指的是穿在夏季。在这个时节,再好的酥润罗也显得单薄至极。

果然,孩子的嘴唇已冻得发紫,上面泛着白皮,手上也都生了冻疮,全身都在打颤。两个嬷嬷一松手就瘫软在了地上。瘦小的身影抬起头,哆哆嗦嗦地看向主座上那个光芒万丈的女人。

那个孩子,便是多年前的青君飒。

那时的她,她像只皮球般破得千疮百孔,漏风撒气地泄漏了所有的底气。就这样被生生地抽离了倔强,只剩下了,恐惧。

君飒知道,自己一辈子都会记得这个女人,她叫月太妃。

是,很多年的时间里,君飒一直认为这就是那个女人的名字,因为人们都这么叫她。虽然有时她也被叫做娘娘,但周围被叫做娘娘的人有好多,可被叫月太妃的却只有她一个。所以,从君飒三四岁时起,“月太妃”这三个字就几乎一直高居她最害怕的名字的榜首。

三四岁时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君飒记得,那是她最不堪回首的过去。

不是记得,是忘不掉。虽然被时间风干,但每个龟裂的记忆都充斥着刺目的痛楚与惊惧,让她常常惊醒在午夜梦回。

那时月太妃总是冷不丁地差人将她带到膝孝宫,不仅命她端茶倒水打扫宫殿,甚至要她给自己洗脚倒夜香。稍有不如意她就会遭到毒打,打到奄奄一息;或者被罚跪,跪到双腿几乎残废;或者被关进有鬼的黑屋,哭到再也流不出眼泪;或者不给她饭吃,让她饥寒交迫几度昏迷;或者拿针、簪子之类的东西扎她,让她像只皮球般破得千疮百孔,漏风撒气地泄漏了所有的底气。

精彩评论:

粮草变仙草,过100万开头前20多章确实很无聊,忍过去之后,脑洞大开,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若是接受了这个设定,那之后的一切自然就顺理成章了。首先是灵气复苏背景,男主(竺,安说)先是嘴炮忽悠小精灵,又出去玩了一圈,收获爱脑补的迷妹一只,接下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男主(竺,安说)身世居然是个邪教继承人???好吧,我承认有点意思了,接着往下看去,啧啧,人类爱脑补的个性帮助了男主(竺,安说)良多啊,堪称戏精民族,看的我欲罢不能,考试前夕也停不下来!甚至在图书馆还发出了猪叫声!羞耻!目前看到323章,地球母亲正和异界玩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的游戏中。强烈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