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王爷大大,死开啦》十四王爷怎么死的 免费试读 王爷大大,死开啦立场倒换

更新时间:2020-04-19 16:30:10

《王爷大大,死开啦》十四王爷怎么死的 免费试读 王爷大大,死开啦立场倒换 已完结

《王爷大大,死开啦》

来源:长江中文网 作者:肆玲柒 分类:穿越 主角:鹿弥,莫总管

主角叫鹿弥,莫总管的小说是《王爷大大,死开啦》,它的作者是肆玲柒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那莫总管也是暗暗叫苦,你说那路就那么丁点儿的距离,他愣是绕了大半天,累的像狗一样才进来,听说最近王妃在研究什么阵法,他想说你能不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莫总管也是暗暗叫苦,你说那路就那么丁点儿的距离,他愣是绕了大半天,累的像狗一样才进来,听说最近王妃在研究什么阵法,他想说你能不能别没事儿就把阵法摆在人家走的路上啊!不知道人家很胖吗!

“呀!最近天很热嘛!看总管您累得满头大汗。”鹿弥看了看明朗的天空,装糊涂地问。

“是啊是啊!这天儿真热!”莫总管抹了抹额上的汗,那叫一个有苦说不出啊。

“可我怎么又觉得这天这么凉呢!总管,我看您还是应该多穿点儿啊!”鹿弥把衣服拢了拢,又看向绵绵,“绵绵,给总管拿件裘袍来!”

“是!是这风吹得有些凉。老奴就多谢王妃厚赐了!”莫总管强笑着穿了上去,活像只裹了几层皮的企鹅。

“可是这太阳又照得我热得慌。”鹿弥挥了挥扇子。

“对啊,这太阳可真热!”莫总管裹着衾袍热得发慌。

“不过莫总管您还是把袍子穿上吧!说不定还会下雨呢!”

鹿弥笑着低声对绵绵说:“你看他,活像只偷油却掉进油罐子里的耗子,简直是太滑稽了!”

“哼,这个可恶的家伙最会见风使舵阿臾奉承了,以前小姐宽厚不理世事的时候,这个家伙将我们欺负得最惨!活该他今天倒霉!”绵绵皱皱小鼻子,看着真是解气极了。

莫总管听了鹿弥的事,连忙说:“是啊!这天闷热极了,或许真是要下雨了。”他这说辞一变一套,简直比变色龙还要厉害。

鹿弥看着他滑稽地样子,颇为有趣地说:“总管您来找我是来送乐子的,还是送麻烦的?”

“哎呀,老奴怎么会给王妃送麻烦能?是喜事!天大的喜事!王爷邀你一起去吃早膳!”莫总管挤出谄媚的笑容,心里却冷汗直流,这王妃怎么变得这么难缠了?

“王爷?”鹿弥撇撇嘴,“看来是送麻烦的。”

那个家伙怎么现在才来找她麻烦,她都等了这么久了,他反应也忒迟钝了吧!

鹿弥拍拍身上的糕点渣子,端起茶杯漱了漱口,便大摇大摆带着绵绵奔赴大厅,大有英雄拿刀直向战场的气概,惹得那莫总管直一哆嗦,觉得自己似乎已经看到了接下来大厅里的混乱局面。

他连忙抖抖屁股跟了上去。

待他赶去大厅时,看到了尽是一派和睦景象,让他不禁觉得是不是自己已经老了,开始出现幻觉了。

云锦渊坐在主位上,鹿弥就坐在他的身侧。一众的侍妾坐在旁边,都默默的吃着饭,只是眼睛一直盯着上面的两位。

这时候莫总管听见了云锦渊的问话:“听说王妃你前几天随锦歌公主一起去了醉月楼?”

醉月楼?王爷,你不是应该问拍卖会上王妃买的那个男人吗?你搞对重点啊喂!什么?醉月楼?那不是妓院吗?王妃你怎么可以去嫖妓?

可怜的莫总管几欲崩溃,一旁偷听的那些侍妾们也是随风凌乱。

“哦!”鹿弥倒是极为淡定,仿佛早知道他会问这个问题,“去那里喝了点儿酒吃了点儿饭。”

“只是吃饭喝酒?”云锦渊挑眉问。

只是,喝酒?王爷,王妃去醉月楼喝酒还是小事吗?你怎么可以用“只是”这个词!

“嗯,顺便烧了醉月楼一些地方!”鹿弥戳着筷子,想了一会儿说。

“只是烧了一些地方?”

王爷你怎么可以酱紫!王妃烧的是醉月楼啊醉月楼,那可是连皇上也极为推崇的地方啊,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描淡写地就将它揭过去。

“好吧!我们还顺便抢了一下亲!”鹿弥无可奈何地摊手。

抢亲?堂堂王妃去抢人家的亲,有没有搞错啊你,你怎么不抢你自己的啊!啊不!说错了,抢亲是不对的,你怎么能抢亲呢?

“嗯!我知道了。”云锦渊不再说话,面无表情吃饭。

这就完了?这下连鹿弥都吃惊了,他怎么不问问关于拍卖会的那件事?难道真的是他口吻独特喜欢,呃,鹿弥有些不敢相信,低声试探问:“王爷,你就没别的问我了吗?”

就是!就没别的了吗?拍卖会啊拍卖会啊王爷!一旁偷听的人群情激愤,虽然对鹿弥特嫌弃,但在她问出这一句的时候,还是觉得她实在是太善良了,完全满足的她们的心哪。

云锦渊这才似乎想起来:“嗯,是有一件事。”

终于终于要说了,激动。

“明天你随我一起去皇宫吧!太后想见你!”

“嘎?”鹿弥懵了。呃,说好的拍卖会呢?

话说,那太后见她做什么?她又不是长颈鹿,也没什么好让人随便参观的啊!

话说直到鹿弥走出大厅后,还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那家伙有那么好说话么?他可是被绿了啊喂!没哪个男人会不介意这种事吧?那个冷冰冰的面瘫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可是也不至于啊!若说他是为了保持与鹿家的友好关系所以故作不知,那也没必要啊,毕竟这件事是她理亏,而且在鹿弥的记忆中,她那个正直的老爹可是十分不待见她啊,说来说去,果然还是那个死面瘫的脑子有问题!怎么想都想不通,那家伙简直是让人难以揣测,果然还是应该离他远点儿比较好!

鹿弥一路走一路嘀咕,所有路过时听到她的话的丫鬟们都是吓得一身冷汗。就这么大庭广众之下说王爷的坏话真的好吗?

一回到萫弥苑就看见了风雪寒那张妖孽脸上的八卦表情,他的眼睛晶晶闪闪:“小主人,那个讨厌的家伙叫你去干什么了?”

鹿弥趴到软榻上,拿着一本书看着:“也没什么,就是问问我最近干的那些事儿呗。”

“我就说嘛,那个家伙肯定不怀好意,他是不是骂你了?你看,还是我对你好吧,不仅对天天给你泡茶,而且对你百依百顺,你看你早就应该和我一起私奔了!”风雪寒给鹿弥倒了一杯茶,一个劲儿的怂恿她。

鹿弥用极怀疑的眼光瞅了他一眼:“你武功恢复了?”

风雪寒笑得像朵菊花的脸顿时僵了僵:“呃。”

“你武功恢复后打的过云锦渊?”

“呃。”

“那你还是啃你的黄瓜去吧!”免得被揍成翔。

“可是话不是这样说的嘛!你看云锦渊那个家伙这么过分,你就甘心被他欺负?以你的聪明加上我的美貌与武功,那咱们俩逃出去还不是小菜一碟?”风雪寒继续怂恿。

鹿弥头都不抬淡定看书:“你还是死了这个心吧!就算你说出花儿来我也不会让你有机会溜出去的。”

“呃。”这女人怎么这么聪明,一下子就将他的心思看穿了。聪明的女人最讨厌了!

他挺起胸膛,决定不再跟她来软的了,于是硬气十足地说:“反正我在你这里连饭都吃不饱,你要是再不给我吃一顿好的,我就告诉别人你窝藏罪犯!”

看来兔子急了也咬人啊!这家伙看来是真急了,不过只是为了一顿饭就这么不要命,够狠!

鹿弥摇摇头:“我叫绵绵给你去做!”

“不!我要吃清醉月楼的蒸鹿茸丝、兰香阁的爆炒龙胆、仙客来的黄莺啼日、闲酒居的烤全羊,还有梅花斋的梅花糕!”风雪寒扬扬头,一口气报了一大串菜名,算是解了这些天的郁愤气。

鹿弥仔仔细细、上上下下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回过头继续看书:“算了,你还是跟别人说去吧!”

“喂!”

“出门右转直走一千步,那有棵柳树,你仰头45度,然后把脑袋猛地往上磕,你就可以在梦里看到你想吃的那些东西了。”

“喂!”

“或者你也可以选择去书房,云锦渊在那儿,说不定他看你诚实,会给你一个好点儿的牢房,你再色诱牢头,说不定人家看你秀色可餐,也就买给你了。”

“呜呜呜,我错了小主人,伦家是饿得神志不清了。”风雪寒发誓他以后绝对不惹这个女人了,她就是一魔头!至于现在,还是先扮可怜再说吧。

切。刚才看戏不是挺高兴的吗?还一个劲儿得鼓捣她私奔,不就是想看睿王府的笑话吗!还当她不知道!

“饿得神志不清?好吧!我去叫绵绵给你做点儿吃的。”鹿弥起身去厨房。

“嘎?”风雪寒有一种不真实的幸福感,他不是在做梦吧!鹿弥这个女人什么时候这么宽容善良了?

风雪寒机械似地看着鹿弥端上来一道又一道菜,突然觉得像是做梦一样。

“那个,这些没下毒吧?”风雪寒突然有一种危险的感觉。

鹿弥嫣然一笑,突然凑近他的脸,两人的脸颊只有一指的距离:“怎么?不是你说饿了吗?现在怕了?”

风雪寒看着她近在咫尺的白皙粉嫩的秀颜,心忽然不规则地跳动了一下,耳朵微微发红,忽然觉得,其实这个女人笑起来的时候,也蛮可爱的。

他故作镇定说:“谁怕了?就是有毒我也敢喝!”

鹿弥揭开了第一盘菜,是一道鱼肉羹,看起来色泽饱满,闻起来也让人食指大动,风雪寒悄悄咽了一口唾沫,夹了一块肉:“那我就不客气了!”

细细咀嚼,然后脑袋一抽,脸顿时由红变青、由青变黑,然后黑得不能更黑。他的口里简直是像吞了一百瓶醋的味道。酸!特别酸!牙齿都快酸掉了。

他就知道,这女人这么殷勤肯定没好事。他刚才还觉得她可爱?简直是脑子抽了!这个女魔头!

风雪寒刚想搁下筷子,便听到鹿弥戏谑的声音:“刚才某人还义正严词的说是毒药都吃呢!怎么,现在这不是毒药的菜都不敢吃了?”

风雪寒嘴角一抽,咬牙硬撑:“你说谁不敢?吃就吃!”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肆玲柒)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王爷大大,死开啦》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