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江河东流去》江河东流 免费试读 江河东流去冰山攻

更新时间:2019-08-20 16:04:14

《江河东流去》江河东流 免费试读 江河东流去冰山攻 连载中

《江河东流去》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李永红 分类:婚恋 主角:李华,李华平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江河东流去》的小说,是作者李永红创作的婚恋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李华平下放劳动,对于魏静波来说并不奇怪,但李华平被下放到自己所在的工程局来劳动改造确使魏静波感到意外。俗话说“冤家路窄”这话一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华平下放劳动,对于魏静波来说并不奇怪,但李华平被下放到自己所在的工程局来劳动改造确使魏静波感到意外。俗话说“冤家路窄”这话一点也不假,他们这一对过去的老同学在大学分开后却又在一个单位碰面了。但如今他们的地位如此悬殊。他魏静波现在是工程局政治部主任,堂堂的正处级干部,不久前又被正式列为了工程局党委副书记后备干部的行列,可谓春风得意!而李华平却是下放劳动改造的异己分子。

李华平与魏静波是大学同班同学,学的都是水利水电工程专业。他俩自李华平到学校进行新生报到的那一天起,就发生了一次不愉快的偶遇。李华平出生于偏远农村一贫困农民家庭,那一年,他以当地县一中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省城这座著名的水电大学,由于县城离省城远,当时交通落后,当他转了几趟车赶到学校的时候,学校已经正式开学上课了。这天上午,李华平一身寒酸的装扮,提着家里母亲给他准备的一只旧木箱子走进校园,想找人打听水利工程系在那栋楼时,正碰上课间休息打球时跑出球场捡球的魏静波。

李华平见对面小跑过来的魏静波到了自己跟前,便捡起滚落到自己脚边的球递了过去,问道:“这位同学,请问水利工程系在那栋楼?”

魏静波接过球,瞧了一眼眼前这位衣冠不整,土里土气的农村学生,不屑一顾地说:“你找错学校了吧!中专就在学校的对面。”

魏静波不相信眼前这位农村穷学生会是这所全国著名高校的学生。再说学校已经开学几天了才来报到,这个时候正好与对面中专新生报到的时间吻合。李华平当时心里很不高兴,但还是面带笑容,谦逊地拿出了学校录取通知书递给了魏静波看。魏静波毫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录取通知书,知道是真的,便随手还给了李华平,头也不抬地说:“你到东楼去找吧。”

直到李华平来到东楼水利工程系办完一切入学手续时,仍然感到心里像吃了一只苍蝇式的不舒服。好在他终于到学校报到了,开始了他梦寐以求的改变他命运的新生活。想到这里,刚才不愉快的事便早已烟消云散了。

下午是李华平到校后上的第一堂课,赶上上小班课,上课前辅导员点名,当点到李华平时,特别介绍了一下他:“这就是我们今年的的理科高考‘状元’李华平,他不仅在县里是第一名,在省里也是第一名呢!”

听到辅导员的介绍,魏静波这才想起前段时间省报的那篇报道,他确实是报道中提到的那个理科高考状元李华平。

“李华平,你到校晚,站起来让大家认识一下!”辅导员说道。

“大家好!我叫李华平,很高兴和各位成为同学,请多关照!”李华平站起来说完,便立即坐下了。他不敢让大家多看他身上那身土里土气的衣服。

“状元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一副穷酸像。”魏静波在自己的座位上轻轻的哼了一声,不服气地想到。

魏静波从小生活在一个优越的环境下,父亲是市里的一位领导,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中的魏静波一直在人们的赞扬声中长大,养成了骄横自大的性格,见不得谁比自己强。他虽然有一些纨绔子弟的习性,但人还挺聪明,脑子活,读书还不错,此次考大学分数还不低,因此从心底还没有把班上的一些学生放在眼里。这次来了个高考状元在班上占了他的上风,心里很不是滋味,妒忌之心油然而生。

特别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李华平朴实厚道的品行、乐于助人的性格和那扎实认真的学习态度,很快赢得了同学们的好感,而魏静波身上暴露出的干部子弟的那些臭毛病反而越来越被同学所认识。在一次班干部选举中,李华平被选为班长,而原来的班长魏静波却落选了,只是保留了班委的位置。这次对魏静波的刺激很大,由心底产生了一种恨。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李华平在这个班上所造成的,因此在班级活动中处处与李华平作对。只要是班长布置的工作他基本不做。如在一次全年级篮球比赛中,说好让魏静波在班级球队打中锋,但就在球队临上场前却突然找不见他的人了。这事搞得非常被动,李华平只有临时顶替上场。好在李华平也欢篮球运动,在县一中做过学生篮球队的主力队员,此次打中锋一点问题都没有,对班上的比赛成绩也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但这事弄得两人都不愉快,使李华平很窝火。事后,李华平问魏静波是怎么回事,魏静波说他临时身体不舒服,到卫生所看病去了。弄得李华平无话可说。

但李华平也有被人抓住软肋的时候。由于他的率真性格所致,免不了在班上会说一些对当时社会现象不满的话,特别是在五十年代末期那种***、浮夸风现象盛行的年代,由于从家里传来的消息说他家的铁锅都被砸了拿去大炼钢铁,家里留着种子的稻谷都去充了公粮,更是觉得荒唐。在上大三的那一年,有一次在与班上的同学交谈中,说到当时的社会现状时他说了一些不满的话,被在场的魏静波听到,魏静波很快将李华平的话上报了学校,他觉得他翻身的机会到了。

结果可想而知,李华平不仅受到了严厉批判,预备党员取消,班长的职务也被撤销了,还差点被学校开除。好在系主任和几位老师看中了李华平的为人和才华,觉得开除太可惜了,给学校求情才留下他以观后效。而魏静波因检举有功,受到表扬,认为其政治立场坚定,又因为他是领导干部的儿子,根红苗正,后来又恢复了班长职务。

这次事件虽然对李华平的打击很大,但他不担任班长后,却有了更多的精力用来学习。为了忘掉这些不愉快,他将所有心思都用在了学习上,本科毕业后他没有立即工作,而是继续考研,上了本校的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而魏静波毕业后在其父亲的活动下,直接分到了政府部门,由于其天生的钻营能力,很快作为干部培养对象下派到水电工程局锻炼镀金。由于他对技术和纯业务并不感兴趣,主动要求给领导当秘书,最后一路提升,当上了政治部主任。

留校任教的李华平,由于在教学和学术研究上成果突出,工作几年后就被评上了副教授,特别是在六十年代中后期,他仍然一门心思搞学术研究,教书、著书成了他工作和生活的全部。他坚决阻止他的学生去搞什么串联活动,要他们专心读书,他对学生们说:“你们现在最大的任务是学习,一定要珍惜现有的学习机会!只有专心学习才对得起学生的身份,才对得起父母的期盼,对得起国家的培养。”

由于他仍然改不了直率的秉性,常常说一些不满的话,最后被下放工地劳动。

……

一九七四年元旦刚过不久,魏静波接到上级通知,上级领导春节后要到工程局检查指导工作,要召开全局“誓师动员大会”。局领导将具体牵头接待和组织会务的任务交给了他。政治的敏感性使他又一次感觉到了机会的到来。他认为这次上级领导下基层检查指导工作对他来说非同小可,是对他下派锻炼以来在上级领导面前的一次绝好的表现。他必须牢牢抓住这次领导下来的机会,向领导好好展示一下自己!他决定在接待工作和动员会上好好做做文章,既要把这次接待和会务工作搞好,又能再一次给李华平以打击。

他想起李华平心里就窝气。李华平下放到工地劳动不久后的一天,魏静波陪局领导到工地检查施工进度情况,第一次在工地见到李华平,见李华平一身工装,满身泥水,刚从浇筑仓里出来,便以成功者的姿态,有些傲慢地与李华平打招呼:“老同学,没想到我们在这里见面了!现在可好?”其实魏静波早就知道李华平下放工地的事了,只是还没见面。这次见面,魏静波从内心流露出一副天然的优越感和幸灾落祸的样子,但还是假惺惺伸出他那白净的手来想和李华平握手。没想到李华平并不想与他握手,而是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走开了,这使魏静波在局领导面前很没面子。

之后的大坝试验段浇筑施工获得很大的成功,局内外报刊、广播等舆论工具对李华平的大肆宣传又让他很是恼怒和不服气,甚至将局里的宣传干事狠狠批了一顿,说他们没有一点政治原则,宣传不看对象,犯了方向性的错误,要处分他们。

此时,魏静波正在办公室制定接待和会议方案,他决定在会议议程中加一项内容,即先开批斗会,再开动员会,这样既有现阶段斗争成果,又有下一步的工作部署,相得益彰。他立即为自己能有这样的设想而兴奋,他想,这样的方案领导一定会赞同。果然,凭着他那能说会道的口才和部里下派干部的背景,竟然说服了相关分管领导,很快同意了这个方案。

因此在这次的批斗对象中除了局内被打倒的几个右派之外,李华平也被列入了批斗会的名单中。虽然李华平还算不上真正的右派分子,但他戴着“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也算是修正主义的典型,理应是批斗的对象。

春节刚过不久,当工地掀起新一轮施工高潮的时候,一个以上级领导组成的检查指导小组很快进驻到了工地。这上级领导与魏静波的父亲原来在政府机关共过事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李永红)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李华,李华平)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李永红)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江河东流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李华,李华平),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