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放纵一把》一时的放纵一生的痛苦 GAY吧 放纵一把立场倒换

更新时间:2020-03-17 08:36:05

《放纵一把》一时的放纵一生的痛苦 GAY吧 放纵一把立场倒换 已完结

《放纵一把》

来源: 作者:篷雨 分类:玄幻修真 主角:月光,慕容

主角是月光,慕容的小说《放纵一把》此文是篷雨原创的玄幻修真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门外顿时不同于刚才的那种美,刚才美的太静,美的像一张画,一张图画即使再美,再优秀,也是有价的,然而此刻却是无价的美,因为这次是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门外顿时不同于刚才的那种美,刚才美的太静,美的像一张画,一张图画即使再美,再优秀,也是有价的,然而此刻却是无价的美,因为这次是自然赋予了这里动态,有彩蝶飞舞,有蜻蜓过往,这样的美,美的更像是一场梦。

但雪狼没有走出去,因为他相信,此时这里已经是美到了极至。倘若再美一点儿,这里也会变得不美,所以他想让这里的景致一直滞留在这样的状态,所以他没有动,他怕自己稍微一动,就会煞了这里的景色。

雪狼依然等待着这里的主人,因为他相信这里的主人定然不是现实中的人,而是仙,是天上下凡的仙子。凡人都是对仙子有着某种向往的,雪狼是个凡人,虽然在这个中原他有好多的想法与做法都是例外的,但是就这一点而言,这绝对不会是他的例外。

雪狼坐在了那儿一动不动,不仅是身子不动,而且目光也不动,他在看着暖儿,一看就是近五个时辰。时间很快,但是在这段时间里,却是那么的平淡,就像是一瞬,因为有时候人在每一个瞬间都是会变化着的,然而就在这五个时辰里,雪狼与暖儿都保持着一个姿势,仿佛这间小屋原本就是一个可以叫人定神的小屋。

暖儿睡的依然是那么香甜,雪狼的目光依然很无神地在看着她。

又过了很久,具体的也不知道多久,总之是在人间是一个很难保持着一个姿势的时间,刚才尚未日落,而现在,在天边悬着一轮弯弯的明月。

雪狼看见了明月,那明月与在人间所看到的是一样的。刹那间,雪狼又觉得这里并非是仙境,而是在人间,因为仙境是在天上的,倘若他此刻真的是在天上的话,绝对是不会感觉到明月离自己是那么的遥远,比在荒野岛上望明月的时候感觉的还要遥远。

然而雪狼也不会认为自己此刻是在地狱,因为地狱永远不会这么美,有静态的美,也有动态的美。雪狼在想,除了人间,鬼俯与天堂这三个境界外,是不是在这个世间上还存在着第四类地方。雪狼想不出来那第四类地方有一个什么样的名字,但是他坚信,自己此刻所在的这个地方,绝对是第四类地方,他也知道,只有这里的主人才会回答自己这个问题。

可是,现在已经到了夜晚,主人还是没有回来。白天没有看到这里的主人,可是晚上同样也没有看到,这不禁让他感到疑惑重重,他在思索着这里的主人到底去了哪里。然而,他除了对荒野岛还算熟悉之外,对任何地方都不熟知,所以他想不到这里的主人会到哪里。

明月在缓缓地移动着,在这里,明月每一刻的移动人都能察觉得到,可是在明月停到了某一处时,竟然叫人感觉不到它在动,并不是因为它移动的太慢,而是它真的是一动不动地停在了那里。

明月停留的地方似乎是刻意安排的,雪狼透过门刚好看到了明月,明月也恰好打在了雪狼的身上,月光也覆盖到了那水晶般的桌子上。

水晶是晶莹的,月光是澄清的,似乎人类都赋予了这两样东西最真,最纯,所以此刻,这里才显得有所不同,也原本是漆黑的,然而此刻这里却颇具圣洁。

雪狼一时感到有点儿冷,但这不是夜的冷,而是明月的冷。雪狼下意识地将在刀上的那层布打开,残刀似乎对月光是由衷的亲密。月光打在了残刀上,刀光映在了地面上,与其说是地面倒不如说是湖面,因为在月光下,地面依然显得是水波荡漾,而且还是那么的明亮。

这时,在湖面上映出了七点,那七点的连形与天上的北斗七星一模一样,是一把勺子,一把可以盛满整湖清水的勺子。

雪狼一时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他想到的这一点也令他十分的兴奋,因为他终于找到了残刀的传说,残刀赋予人的诱惑所在,因为他想到了那残刀刀身上七点铜锈的连线恰好也是一个勺形,那七点与这北斗七星真的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吗?

雪狼并没有想的太多,因为他知道,自己所想到的远不及传说那么的传奇。雪狼在看,在目不转睛地看湖面上那七点随着波浪振动。

雪狼注视着有一阵子,渐渐地,那七点有意地在变幻着,雪狼看着自己手中的刀,他看着残刀上那七点在变化着图形,所以残刀上的那些铜锈也在刀身上游动。

虽然只有七点,但那七点每动一下,就会形成一种很奇怪的图样,图样很像字,不是完整的字,而是一个字的某一部分。

雪狼在仔细地注意着那些细微的变化,不光是注意,他的心也在不停地思考着,因为传说是让人用眼所看不见的,有时候,即使很用心,很用心地去思考,也是无法忖度明了的。

不过,在雪狼很专注地思考中,其中有四个字是很明了的,而且他相信自己所拼凑的是正确的,因为那四个四对他而言是极其敏感的,其实那四个字对满江湖的人而言都是极其敏感的。

残刀绝学。

残刀正是雪狼手中紧握着的那把刀,刀身古旧,上面盘有七点铜锈,刀锋雪亮奇异的断刀。

绝学更是江湖人一生所执著追求的。

既然雪狼一刹那在湖面上看到残刀绝学那四个大字,那么这把残刀定然是隐存着一部至高无上的武功,然而,所谓的残刀绝学真的就是黎剑愁手上的《飘香秘籍》吗?或许是,因为《飘香秘籍》的最后一页正是残刀图,而且,江湖传闻,这两样东西都与昔日慕容放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或许不是,因为是绝学,又是残刀绝学,更是慕容放这等有若千载神话所留下的绝学,自然是毫无破绽,绝对完美的武功。

然而,《飘香秘籍》所记载的飘香剑法是有疏漏的,它的疏漏也是飘香剑法的最后一招——似笑非哭。那一招虽然很厉害,但是它太过残忍,不是对敌人的残忍,而是对自己的残忍,倘若一种武功对敌人是凶猛的,然而对自己却是残忍的,那么那一套武功绝对不可称之为绝学的。

若不是《飘香秘籍》,那么这套所谓的绝学又会是什么呢?难道真的会是在湖面上所映现出残缺不全的文字吗?一定是的,雪狼自信,他认为那一定就是。

一套绝学对于一个习武的人而言,那绝对是充满着诱惑力的,雪狼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而且他的理想是同黎剑愁,云一飞以及死去的北方乱马飞鸿一样的,那便是可以名留史册,时代冠名。

雪狼认为,让这个时代成为雪狼的时代那绝对不是一种梦。他认为这便是天意的安排,是上天让自己拥有这把旷世神刀——残刀,也是上苍让自己在此刻有着这么一种不平凡的际遇,让自己看到了那世人所想看到,也没有看到的秘籍。

图形依然在变换着,像是无休止地进行着它的变换。或许残刀绝学是武林上一种至尊无上的绝学,它包揽了江湖武学的精华,武林的精华是永无止境的,所以这残刀绝学也不会有开始与结束。

然而,这套残刀绝学绝对不会有那么的神秘,因为慕容放的生命是有限的,一个人在这一辈子是无法创造出无限的东西来,即使慕容放在百年之前的江湖风云中,被人们堪成是神。

在此刻,残刀顿时失去了光芒,残刀没有了光,自然,湖面上也没有了图样,一切又重归了平静,冷冷的月光,点点的疑惑,残残的断刀,丝丝的向往。

明月依然在一动不动地滞留在了那里,雪狼很爱看明月,因为明月给他带去了很多很多的思考,就如同他对江湖的思考一样,是朦胧的,是冰冷的。

现在是子夜,暖儿从清晨睡到了现在,她睡的一直都是那么的沉,她一直都没有醒过来,雪狼也一直在等待着这里的主人,然而,他真的是很失望。

不多一会儿,明月就走了,刹那间,屋子里没有了亮光,变得有些昏暗,不过,在昏沉之中,你依然能看到细细的波光,更奇怪的是,你也能看到水晶制成的桌椅。器具还在泛着点点的亮光,只不过和刚才那样令人有些害怕的神奇相比,这也就算不上什么了。

雪狼这时站了起来,因为这时外面起了风,外面很凉,凉的让在屋子里的人也会感觉到微微的寒意。所以他关上了门,当门在合上的那一刹那时,这里似乎与外界相隔绝了,这里成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只存在雪狼,暖儿和一些简单设备的世界。

雪狼这时看着暖儿,看她睡的是不是还是那么的熟,她的脸色是不是依然是那么的憔悴,他走了过去,刚走到床边,在床头上有盏烛灯蓦然地就亮了起来,烛光一点也不像其它的烛火散着有些焦黄的光芒,而是像月光一样,是透明的,映在人的脸上,一点儿不会朦胧她的容颜。

暖儿还是那么的美,还是会让雪狼心动。

雪狼轻轻地为暖儿抻了抻被子,也许是被子微微颤动触动了暖儿,也许是因为暖儿已经睡饱了,她睁开了眸子,她的眼睛很大,人在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往往眼睛是最美丽的,也是最迷人的。

雪狼对暖儿笑了笑,其实雪狼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她笑,暖儿此刻显得很茫然,不是对雪狼这突兀的笑感到不解,而是对雪狼这个人都感到很陌生。

暖儿不是一直都很想相识雪狼,与雪狼能有更进一步的交往吗?她怎么又会对雪狼感到如此陌生呢?难道这神秘的小屋真的有什么法力,难道是这张床有什么魔力,可以让人的心灵,让人在清醒时也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篷雨)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月光,慕容)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篷雨)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放纵一把》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月光,慕容),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