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夺嫡》夺嫡陆铮 BI 夺嫡GC

更新时间:2020-02-23 16:33:56

《夺嫡》夺嫡陆铮 BI 夺嫡GC 已完结

《夺嫡》

来源: 作者:七月夏染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尉浩轩,母皇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七月夏染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夺嫡》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尉浩轩,母皇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第二日一早尉纤羽早早便守在花倾凤寝室外,花倾凤收拾妥当便让尉纤羽进来,尉纤羽进了门行礼走到花倾凤身边,“主子,朝中发生了两件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日一早尉纤羽早早便守在花倾凤寝室外,花倾凤收拾妥当便让尉纤羽进来,尉纤羽进了门行礼走到花倾凤身边,“主子,朝中发生了两件事。第一是李小将军昨日进宫奏请女皇,请求去东北边境驻守边疆,女皇同意了,说即刻启程。第二,前几日刺杀主子的人已被佟将军抓着,昨日竟有同伙前去营救被人发现了,据查证是七公主的人,今日佟将军已将证据给了女皇,女皇一怒之下革了七公主亲信卓嫚骁骑参领的位子,贬去随李将军去驻守边疆永不许回京,卓家九族皆不许入朝为官,男子不许嫁入官员府中。”

花倾凤放下碗筷,“去救刺客的人抓着了?”

“并未,前来的人武功了得,三两下便没了影子。”尉纤羽端起茶杯递给花倾凤,花倾凤漱了口才说,“什么样的人敢去救人?佟家满门都是武将,想必连家丁都是会武功的,进去个人都不知道?”

“不过多亏有这人,不然还查不到七公主身上,这人倒是弄巧成拙了。”尉纤羽笑道。

“……要是如此倒是好了,只怕……是有心人故意的……”花倾凤垂眼沉思,慕奕寒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再没有旁人了。更何况小公子是北狼的狼王,这也不过是件最简单的事。

“主子可想到什么了?”尉纤羽小心翼翼的问道。

“一时也没甚么头绪。”花倾凤摇摇头,“本王的身子也好许多了,恐怕近期就得回朝,这次老七恐怕更不会轻易放过本王了。”

“有属下及李将军的卫队在这里,定保王爷周全。”尉纤羽深深的对花倾凤弯腰,花倾凤笑着点点头,“本王自然相信你们,你先回罢。”

尉纤羽行礼离开,花倾落从内室走出,“十一姐方才可是想到什么了?”花倾凤脱了鞋盘腿坐到软榻上,花倾落坐到方桌的另一边,“我知道是谁做的,你们不必挂心了。”

花倾落看着花倾凤,眼珠一转放下茶杯,“耶?何时自家姐姐有了更厉害的靠山,我这个做妹妹的竟然不知道?”

花倾凤笑着看花倾落,“并非我不说,只是没必要罢了,将来你自然知道是谁。”花倾落听着撇撇嘴吹了声口哨,“哦,将来就知道了。”

花倾凤笑着摇摇头,这个花倾落倒是好,就是这个浪荡的性子怎么就一点也不变呢?“看将来给你娶个厉害的正夫,非得管管你这个性子不可。”

花倾落听罢回身,“最近小十九正找那个靖易呢,十一姐打算如何?”花倾凤靠在软枕上,回忆花倾凤说的人,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是何方神圣。“就是那个妓院的男人,十一姐让我去处理了他的那个。”

“不是处理了么?”花倾凤漫不经心的问。

“其实我也在找这人,宫里出事后,这个男人也消失了一般,本来我想着只要他不出现在小十九面前便无大碍,现下到觉得有些蹊跷。”花倾落放下茶杯,花倾凤一愣,转念想到慕奕寒,微微心动,“罢了,由她们去罢,许是……我们多心了。”

“十一姐这是怎么了?眼前我们虽占上风,但一着不慎丢掉半壁江山的也有,更何况他是老七的人,我们不能不防。”花倾落玩着手腕的镯子,“也得找个人撇开小十九的心思才行,十一姐也要想想。”

花倾凤随口应下,花倾落回头看着花倾凤笑道:“前儿听母皇说起来,仿佛要把谁家的公子给十一姐你呢,我听得不真切,估计母皇这两日也要提了。”

“啊?”花倾凤一听,太阳穴隐隐的疼起来。“我这儿也有正夫了,难不成谁会舍得将自个的儿子给我做侧室?”

“母皇不但有正夫,还对父后荣宠三十多年不衰,不照样有人巴巴的送进宫里给母皇?”花倾落走到花倾凤的书桌前,想拿起笔鬼画符几笔,干净的纸没找到,却找到对折起的一张信纸,花倾落好奇的打开。

“母皇是一国之主,自然有人要巴结,我是个什么东西,别说是个公主,母皇的公主何其多?那里缺了我这一个?你……喂!作甚么看我的东西?”花倾凤一回头就看见花倾落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给慕奕寒的信。

“【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好句呀十一姐,尤其是最后一句,果真情深。”花倾落毫不在意手中的信被花倾凤抢去,“你少在这里闲混,还不去佟将军府里问问,那人还是没说什么别的?”

“母皇都定案了,何必再问?”花倾落奇怪的问。

“我自然知道他是老七的人,老七一向在文职上颇得人心,可却未曾听说有谁能培养这一批会武的人,这个人,务必让他吐出真话来。”花倾凤细心的折好信,花倾落撇撇嘴只好先走了,花倾凤重新坐回书桌前从旁边的小箱子里拿一小块象牙剖成两面,镂空了镶入一颗红豆,再将剖开的两面嵌上去,复成六面,骰点当然亦是凿空的,一掷出去,六面皆红。

花倾凤取出一个四面皆镶了宝石的小盒,将自己刻好的骰子放进去,“凌月茹。”花倾凤开口叫到。

“主子。”

“把信和这个东西都给小公子送去。”花倾凤认真包好东西递给凌月茹,尉浩轩拎着一个小巧的食盒走进来,正巧看到花倾凤将东西给了凌月茹,想到日前凌月茹说的话,心里难免也郁郁不欢。

花倾凤见尉浩轩憋着嘴摆放粥和一碟包子不由笑起来,这么美的脸做什么表情都特别的赏心悦目,尉浩轩回头见花倾凤笑的开心,红润的小嘴更加不开心的翘起来了,“美人如斯,有何不开心的,说来给本王听听如何?”花倾凤憋着笑一本正经的上前,搂着尉浩轩的细腰问道。

“奴家倒是满心的话,只是却没个知心的人说罢了。”尉浩轩哼了一声推开花倾凤,一脸的高冷。

“呵,这位公子倒是端的高。”花倾凤似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尉浩轩冷哼一声,“王爷既然不喜欢,便找旁人去罢,何苦来我这里,平白受气?”

花倾凤噗的笑出声,尉浩轩自个也笑了,“既笑了,王爷今儿便多吃个包子罢,是臣亲手包的。”

花倾凤拿起包子,她最爱的便是面食,来了这里多食米饭,她又一向省事也不愿多说甚么,花倾凤也馋的慌便吃了三个包子喝了半碗粥,尉浩轩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笑,“王爷是饿着了还是臣的手艺真的好呢?”

花倾凤摸着自个圆滚的肚子,一时贪嘴确实吃多了,不过尉浩轩做的果然好吃。这三个里,长孙若尘的手艺最好,其次是尉浩轩,最后才是南宫辰傲。南宫辰傲性子原就冷淡些,又是嫡子自然娇贵许多,更何况母亲位高权重那里需要他去讨好旁人,便是朝廷中年轻的官员,或是年轻的公主,放出去那个不喜欢?那个不爱?何须他去讨好什么人。

“确实吃多了,你陪我去园子里逛逛罢,左右这样的日子也没多少了,我还是赶紧偷偷闲罢。”花倾凤摸着自个的独自站起身,尉浩轩连忙放下手里的活,从屏风上取下花倾凤的披风,“王爷伤口还未好全,还是披上件衣服再出去罢。”尉浩轩一双纤长的手指捧着轻薄的绸缎,映着那双手十分美。

花倾凤点点头,尉浩轩给花倾凤系好披风两人才相携出了寝室,园子中姹紫嫣红的花开了遍地,花倾凤这才发觉自个来了这里都没好好看过身边的世界,“王爷是不是觉得,许久未见这样的场景?”尉浩轩扬起娇美的容颜冲着花倾凤微笑,花倾凤不得不承认她心动了,但这是与小公子不同的感情,想到慕奕寒现在的现况,花倾凤又忍不住染上愁云。

“……臣知道王爷心里有人,只是臣不想看到王爷这个样子,凭他什么样的公子难道还能拒绝了王爷?”尉浩轩一双水眸带着些许哀伤。

精彩评论:

经典评论:序:【龙空山·地下道宫】“裴柯受!你还敢桀骜?”一众水军簇拥着一名羽衣星冠的道人,缓步走入一处石室,大声呵斥架上吊着的一个男子。男子似有感应,突抬首看向道人:“谢抄攻!”两人眼神交汇,谢攻子目光玩味道:“裴教主,你得天独厚,自创气运神道,却蹉跎十数年…一朝被我夺取,更沦落至此,反被我吞噬殆尽,助我称雄月纹。看,今日就是我成道之时。”说罢,谢周身光芒绽放,仿佛比恒星还耀眼。却见裴狂笑:“谢抄攻!气运之道,吞噬反噬,存乎一心!你徒具其形不得其神,修不成道!”接着面向天空:“与我同道者,继承我一切,击杀此僚!”一道雷霆而下,天地震动。同时,一名叫路开的人在异界苏醒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