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且以白衣试天下》白衣天下 MB 且以白衣试天下H文

更新时间:2020-02-14 16:34:06

《且以白衣试天下》白衣天下 MB 且以白衣试天下H文 已完结

《且以白衣试天下》

来源: 作者:亓杳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陆务观,赵铮

主角叫陆务观,赵铮的小说是《且以白衣试天下》,它的作者是亓杳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天还没亮透,空中泛着冷意。 陆务观踱步到昨日柳妺儿抱住赵铮的地方,抬头望着浓密的树叶,透过缝隙,望向天边微红的朝霞。 一个月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还没亮透,空中泛着冷意。

陆务观踱步到昨日柳妺儿抱住赵铮的地方,抬头望着浓密的树叶,透过缝隙,望向天边微红的朝霞。

一个月来,他与妺儿日日早起,一起站在高处看日出,等傀儡找来,早已是习惯。

如今妺儿眼中不再是他一个人,这日出虽美,却再也不让他向往。

“务观,务观!”柳妺儿从屋里跑出来,紧张地抓住陆务观的手,眼睛里多了一丝从前都未有过的恐惧。

“张公子不见了!”

“什么?”陆务观皱眉,跑回屋里,空荡荡的,的确没有人。

他起床后开门时,赵铮还在床上躺着,怎么他出来柳妺儿进去这瞬间的功夫便不见了。

转身望向柳妺儿紧张的神情,熟知柳妺儿性格的陆务观看得出来她并没有开玩笑。

他忽然想到昨天突如其来的飞镖,莫非这院子有古怪?

“我用追踪术找找。”

昨晚柳妺儿抱过赵铮,身上还有他的气息,依照这个残留的气息,可以通过密法确定他的位置。

柳妺儿捏起追踪术的发诀,眼睛闭上,在虚空中跟随赵铮残留的若有若无的气息。

近了,近了,就在马上要找到赵铮的的位置时,一股强大的力量铺天盖地向她袭来,柳妺儿心神一晃,重重退后几步,嘴角溢出鲜红的血来。

“妺儿!”陆务观扶住她,擦掉她嘴角的鲜血,压抑住内心的心疼,“你怎么样?”

柳妺儿却完全不顾自己的伤,她扯住陆务观的衣袖,眼神中闪过无法掩饰的慌张。

“务观,张公子怕是有危险了。他身边有一个灵力极高的人,在我快要找到他时,将我打了回来。”顿了顿,柳妺儿忽然想到什么,“会不会是柳媚儿,因为张公子破了她的傀儡阵,她便要加害于他?”

陆务观虽不知是何人带走了赵铮,但却能肯定绝对不是巫族族长,但柳妺儿关心则乱,陆务观只能向她分析,“若真是柳媚儿,恐怕你我二人都不能逃脱。至于是谁,我虽不知道,但大略能猜出,张兄弟没有危险。我虽也和他相处时间不久,但他的为人我却是相信的,绝对不是会容易得罪人的人。所以带走他的人十有八九不会是敌人,或许是他的师傅也未可知……”

陆务观的话明显不能说服柳妺儿,她犹豫了片刻,压制住内心的慌乱,坐在屋门的门槛上,“那我们在这里等他回来。”

找不能找,为今之计,便只有等了。

陆务观无奈,只得陪她一起坐下。

阳光隔过屋檐,落到二人脚下,光芒反射到眼睛里,柳妺儿眯了眯眼。

陆务观侧头望着她的侧脸,微微出了神。

“咕……”柳妺儿的肚子很不应景地叫起来。

陆务观隐着笑意,回忆似的开口:“我记得从前为了躲避傀儡,没地方买饭时,你总是把最后的食物留给我,说自己修炼过法术,三四天不吃饭都没问题,怎么也知道饿了?”

柳妺儿白了陆务观一眼,不愿与其多言。

陆务观讨了没趣,有些伤感,有些话便想立即问出口。

“妺儿,我……”吞吞吐吐了半天,终究化成一句喟叹。

“务观,你有话便说吧,我们一个月的感情,有什么话是不能对我说的?”

陆务观叹了口气,终是问道:“妺儿你觉得,张兄弟这个人怎么样?”

“很好啊!”柳妺儿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那么,是否值得托付终身呢?”

柳妺儿这才意识到陆务观的话有些不对劲,“务观,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妺儿,”陆务观扳住柳妺儿的肩膀,正视着她十分认真地道:“有件事一直未和你说,我其实与当今武林盟主千剑山庄的庄主孤狼赤的女儿孤狼珊有婚约。”

“啊?”柳妺儿吃了一惊,“当真?”

“当真。”陆务观一本正经地点头,“只是我们两个并没有感情,只在三年前见过一面,就是张兄弟从孤狼情手中逃脱的那次。我此次出来,便是受父亲之命去千剑山庄长住和孤狼珊培养感情,谁知路上遇见了你,便耽搁了。”

“你的意思是,你要走了?”毕竟一个月相处下来,柳妺儿已对陆务观产生了依赖的感情,像妹妹对哥哥那般。此番听到哥哥要离开,心里不免伤感。

陆务观笑笑,伸手摸了摸柳妺儿的头,放下手,又看向别处,“等张兄弟回来,倘若他愿意护着你的话,我便离开。”

被陆务观说中了心思,柳妺儿脸颊很快染上一层绯红,“张公子他,怎么可能我护我?”

“妺儿,你虽然不爱把心事写在脸上,但和你相处了一个月,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对张公子有意思。”陆务观内心苦涩,表面还是露出宠溺的笑,“他若对你也有意,这事便由我做主了。”

太阳缓缓出山,掩月坐在崖顶,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刺眼的阳光。

身边躺着的人翻了个身,在睡梦中咂了咂嘴,像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但下一刻却猛地睁开眼,又慌忙闭了眼躲避刺眼的阳光。待适应了之后,又缓缓睁开。

“婆婆?”赵铮激动地坐起,兴奋地看着身边的人。

黄色长裙,金色刻痕,可不就是他的婆婆么!

但赵铮记得他是睡在床上的,此刻醒来却是在他和柳妺儿飞上来的山崖,想来是做梦梦到婆婆了。

又不放心地掐了一下自己,不禁低呼一声“疼”,莫非不是做梦?

此时掩月回过头,像往常一样平淡,语气清冷,“醒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赵铮才确定并非做梦,他什么都能梦到,唯独这若即若离的语气,是他梦不来的。

“婆婆你不是在花山么,怎么来这里了?”

掩月轻叹一声,将赵铮落在庙里的包袱甩给他,“若不是你和你的朋友们闯了祸,我怎么可能跑来给你们收拾烂摊子!”

掩月的语气里,带了点责备与幽怨,说不出的怪异。

但赵铮此刻并未注意掩月的语气,只在好奇他们闯了什么祸。

明白赵铮的疑惑,掩月只得提点一句,“石室里的红衣女子和坟墓里躺着的人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这句话勾起了赵铮的兴趣,忍不住问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你该关心的不是这个!”掩月眸色一冷,“早日回家去吧,你母亲想你想的厉害。”

见掩月是真的怒了,赵铮不再多言,拿起包袱朝掩月施了礼,“铮儿便先走了。”

赵铮离开之后,掩月跳下山崖,来到石室里。红衣女子紧闭双眼依旧坐在冰床上,掩月轻咳了一声,“虽然我恨你,但也不允许别人来打扰你。那些人我已经教训过了,还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亓杳)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陆务观,赵铮)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亓杳)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且以白衣试天下》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陆务观,赵铮),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