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醉卧江湖之天下盟》醉卧江湖 女体化 醉卧江湖之天下盟玻璃

更新时间:2020-01-05 08:29:44

《醉卧江湖之天下盟》醉卧江湖 女体化 醉卧江湖之天下盟玻璃 连载中

《醉卧江湖之天下盟》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MR白羽寒 分类:武侠 主角:费鸣,慕容

完结小说《醉卧江湖之天下盟》是MR白羽寒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费鸣,慕容,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洛阳城北,洛水滚滚而去,码头也早已恢复如常,东来西往的商客、百姓从渡口纷纷登岸,其中不乏有江湖豪侠。隆冬将逝,但漫天飞雪却使人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洛阳城北,洛水滚滚而去,码头也早已恢复如常,东来西往的商客、百姓从渡口纷纷登岸,其中不乏有江湖豪侠。隆冬将逝,但漫天飞雪却使人感到这冬天会更加漫长。洛水码头各大渡口已经人流攒动,与不久前精武卫驻守形成天壤之别,平日盛况又再次呈现。远处的民船徐徐开始靠岸,各大渡口人和货物从船上涌上码头。

“二爷,你已经消耗大量内力了,这位老伯仍然昏迷不醒。”船舱里,一名丹红长衫的少年望着躺在木榻上的白发老者,脸色发白,嘴角血色尽失。老者头上的银发经过他悉心打理,稍拭去一些不堪之色。木榻旁,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正双目有神地注视着气喘嘘嘘的老者。

曹昊天并未理会他,双腿盘坐在木榻旁,手中真气从银发老者手腕缓缓注入体内。

半年前,曹昊天得到绝密消息,天下令忽然在漠北出现,为防天下令落入恶人之手。他便与费鸣两人假借远处游历之名,亲自前往漠北寻找,结果在漠北苦寒之地寻找数月无果,便折返回中原。月前,他在返回洛阳途中,收到天下盟冥龙坛主书信,有要事相商,约定在嘉州大佛。随后,他便与贴身侍者费鸣前往,不料冥龙坛主在大佛脚下惨遭毒手,自己赶到之际,为时已晚。

费鸣一脸忧色,看着曹昊天为木榻上的老者疗伤,一股接着一股的真气不断从曹昊天手上传出,注入老者身体之内,自己却只得在一旁担心地看着。

一番输入真气之后,曹昊天从怀中取出一粒淡红色药丸,塞入老者口中,以真气逼入。一旁静静看着的费鸣眉目紧皱,沉声道,“二爷,这是彩玥丸,你怎能轻易...”

“我知道”曹昊天缓缓站直身躯,长吁一口道,“再珍贵的药物也抵不过人命。”

“可是...可是,我们天香楼的彩玥丸所剩不多啦”费鸣心神乱了几分,含糊说道,“自从楼主....彩玥丸的数量便有减无增,恐怕本届八派会武都不够给各派弟子分发了。”

曹昊天静静站在那里,沉思一会,转身看着船舱门口的费鸣,长叹道,“这个,我岂能不知。也不知楼主现在身在何处,希望他....”

“吉人自有天相,二爷无须担忧”费鸣看着曹昊天脸色一沉,宽慰道。五年前,因慕容玥熙假冒恒山派弟子一事,天香楼楼主亲自上恒山派请罪,随后回到洛阳之后便离奇失踪,曹昊天只得对外谎称慕容楼主闭关修炼,在慕容珏失踪的这些年曹昊天遍寻不得。只是第十九届八派会武将至,各派弟子都在洛阳等候。

“离八派会武还有一月有余,希望各派掌门能够及时赶到洛阳。”曹昊天掀开船舱布幔,走出来,站在船头望着漫天飞雪,洛水码头上人声鼎沸。

费鸣站在船舱门口看着飞雪中的曹昊天,一袭黛青长袍,在风雪中猎猎作响。“如果...二爷...”费鸣哽咽了一下,看着回头注视着自己的曹昊天,喃喃道,“如果楼主还没有回来,本届八派会武只得您来主持。”

曹昊天脸色一肃,看着费鸣并未言语,目光深邃。两人对视在一起,陷入一片沉寂之中。“可是,您救治那位老伯,已经耗费大量内力,如果有人乘机捣乱...”

“不是还有玥熙吗?”曹昊天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淡淡一语。

费鸣从船舱门口走出来,站在曹昊天身侧,看着他那苍白的脸色,叹声道,“玥熙小姐毕竟涉世不深,在江湖中又没有声望,再者...她当年....”费鸣自知失语,赶忙住口,不再说下去。

曹昊天席地而坐,趴在船头的护栏上看着洛水从船下流过,沉默片刻,缓缓抬头看着不远处的渡口,苦笑道,“不是还有各派掌门吗?他们应该已经出发了,过几日便到洛阳。”

“对哦”费鸣眼中一亮,方才担忧的神色逐渐消退,他看着身前席地而坐的曹昊天,依旧忧心忡忡。那日,嘉州大佛下的那三道虹影,武功身法极其诡异,而且招招阴狠毒辣,如果他们三人突然出现在八派会武期间,只怕....费鸣再也不敢乱想下去,只是希望眼前这人能够尽快好起来。

......

船只靠岸,曹昊天站起身来,轻声道,“费鸣,你找码头的王二五借辆马车,记得放上暖炉。”

“知道了。”费鸣纵身飞跃到渡口的木板上,回头笑着看了一眼曹昊天,快速没入人海中。

洛阳的雪越来越大,码头两侧停靠的船只都积了厚厚的一层雪。曹昊天看了一眼码头上的人潮,然后转身回到船舱之中,静静坐在木榻旁的炉火旁,木榻上的老者依旧脸色发黑,嘴角血色全无,平躺在那里。

洛水码头西北处的货物区,一片帐篷连成雪幔,最外面的帐篷前一堆篝火正烤着一些什物。费鸣从渡口一路飞奔而来,飘立在篝火旁,顺手从篝火上拿起一块鸡肉嚼着,“真香”,他快步进入帐篷之内,看着面前这个相貌粗豪的男子,哼了一声,“二五子,你可真会享受,大雪天还有烤鸡腿吃。”

帐篷内的粗汉见来人,赶忙迎上,一脸笑容道,“这不是二爷身旁的红人吗,怎得有空来我这里闲逛?”

费鸣右手拿着鸡腿,左手拍了拍身上的积雪,一屁股坐在帐篷内火炉旁的暖榻上,看着眼前这粗汉道,“我哪有时间闲逛,你真会说笑。”一边说着,一边嚼着嘴里的鸡肉。

王二五躬着身子,追问道,“那你来我这里做什么?”

费鸣看着弯着身子的王二五,并未理会他,眼角余光扫过身旁的木案,喜道,“有酒!”,然后左手内劲鼓起,一道气息飞冲向木案,将酒壶疾速吸入左手掌中,美滋滋地喝了一口道,“二五子,这洛水码头,就属你最会享受。”

王二五尴尬地嗔道,“费少侠,竟会拿我寻开心。快说,你找我有什么事?”

“哎哟,竟知道吃肉喝酒,把二爷交代的事情差点忘记了。”费鸣拍了拍脑门,疾呼道,“二五子,赶快给二爷准备辆马车,二爷此刻就在渡口的船上。”

“你早说嘛,不就一辆马车,我这就去安排。”王二五,双手叉腰,向帐外粗声喊了一下,“来人,速度准备辆马车。”

话音刚落,一个半大小子跑到帐篷门口,粗声道,“五爷,我们这就去安排。”

坐在炉火旁的费鸣将酒一饮而尽,左手将壶口朝下晃了晃,低低念了一声,“没了?”然后目光注视着王二五,一脸贼笑。

王二五又从木案旁的柜子里拿出一壶酒,递到费鸣身前,冷哼一声,“最后一壶啦,你可不能打劫我们这些穷苦人家。”

“穷苦人家?”费鸣双目瞪大,死死地看着面前这个粗汉,大笑道,“二五子,你要是穷苦人家,这洛阳城就没乞丐了。”

王二五听到此语并未生气,一脸赔笑道,“我就随口一说,费少侠可别前往到二爷那里告状。”此刻,帐篷外面方才那半大小子走了进来,粗声粗气道,“五爷,马车已经准好了。”

“放火炉没?”王二五背对着那小子,冷声问道。

“放了。”

“走了,我去码头接二爷。”费鸣将手中的鸡腿骨头丢到炉火之中,拍了拍手,低声问道,“最近洛阳有什么事发生吗?”

“大事、怪事倒没有”王二五右手摸了摸脑门,沉思片刻之后,向帐外望了望,压低声音道,“今早,福王府在码头接了一队北边来的人,你们上岸时应该还能看到那艘官船,在码头东北边。”

“福王府?”费鸣停顿了下,站在帐篷门口向东北方向看去,一艘高大的官船停靠在岸边。他回头看着王二五的眼睛,淡淡一语,“是精武卫?你不会看错?”

“正是,我怎么会看走眼。”王二五向门口走来,站在费鸣左侧轻语道,“这次阵势很大,精武卫从码头一直护卫至福王府正街。”

“是吗?”费鸣看了看王二五,又将目光注视到那艘官船上。

福王府在北疆这些年向来是雷厉风行,自从老福王去世之后便行事低调,甚至异常神秘。“这次大张旗鼓的来到码头,应该和西面有关”王二五顺着费鸣眼神的方向,看着岸边那艘官船。

“西面?西面什么事?”费鸣望了一眼王二五,快步走向数丈外的马车。“听金陵来的客商说的,皇帝打算为皇太孙册立妃子,太子有意结....”王二五看着马车远去,留下的车辙,语气越来越轻道。

费鸣驾着马车穿过人潮,向码头飞奔而去。他与曹昊天在漠北数月,也听闻一些漠西与金陵的传闻,不过作为江湖之人,他并未在意朝廷究竟想干嘛,心中默念着,希望八派会武可以顺利举行,千万不要出什么差池。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MR白羽寒)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醉卧江湖之天下盟》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醉卧江湖之天下盟》 免费阅读章节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