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窈窕女帝》重生女帝之凤临天下 立场倒换 窈窕女帝SM

更新时间:2019-08-13 08:01:05

《窈窕女帝》重生女帝之凤临天下 立场倒换 窈窕女帝SM 连载中

《窈窕女帝》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敏瞻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鹿蜀,相斋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敏瞻原创小说《窈窕女帝》,主角是鹿蜀,相斋亭,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她的脸皮确实够厚的。 刁昼无语地想。 他贩卖骑兽这么多年,跟豪门大户打过不少交道,要说像相斋亭将厚脸皮引以为荣的还真没见过。 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的脸皮确实够厚的。

刁昼无语地想。

他贩卖骑兽这么多年,跟豪门大户打过不少交道,要说像相斋亭将厚脸皮引以为荣的还真没见过。

他无声地叹息。

没看他一脸凶神恶煞好像随时要杀人的样子,对付这样的刁蛮任Xing又厚脸皮的千金小姐,他还真的没辙了。

五花大绑将她带回去容易,问题是——他的酒呢?说好的紫阳泉酿呢?

为了那一坛子酒他连不愿意刮的胡子都刮了,万一她大小姐一记仇,他的胡子不是白刮了吗?

刁昼想了想,道:“你真的不下来?”

斋亭双手双脚紧紧地环住鹿蜀,道:“就不下去。”

“既然如此,在下冒犯了。”刁昼没有多大诚意地拱了拱手,同时收在他手里的黑影又飞了出来。

斋亭眼前一花,自己就被绳子五花大绑绑在了骑兽上面,手脚维持着熊抱骑兽的姿势。刁昼扶着骑兽轻轻一跳就坐在了她的后面,斋亭顿时涨红着脸大叫起来:“臭酒鬼!臭酒鬼!你竟然绑了我。”

刁昼拍拍她的头,用很“慈祥”的语气道:“你听说过自作孽不可活吗?劝你赶紧下来你就是不听,非要坐在骑兽上面丢人现眼。你不是脸皮厚吗?那就让全城的百姓看看相家千金是怎么被绑回去的。”

语毕,他拉了拉缰绳,鹿蜀立刻腾空而起。

斋亭想要破口大骂,又想到这个酒鬼脸皮也薄不到哪里去,骂得再难听对他而言也是不痛不痒的,反而对自己不利,只好恨恨地咬牙,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几圈,盘算着回府知道该如何报仇。

“啊——”突然下方的街道传来了一声尖叫。

斋亭和刁昼同时扭头循声望去,只见一道黑影从街道的角落里窜了出来,眨眼间就窜到了他们面前。斋亭此时才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两排垂着流涎的森森白牙,就像一把把竖立的尖刀,朝他们两人咬了下来。

斋亭呆住了。

背后被人一拉一扯,她整个人脱离骑兽飞了起来,惊骇万分地看着那个血盆大口咬在了鹿蜀的腿上,扭头一扯,飞闪不及的鹿蜀被硬生生地咬下了一条腿。

鲜血在空中绽放成一朵令人触目惊心地血花,四下飘落。鹿蜀巨大的身躯无力地砸落在一处屋顶上,一声巨响,瓦片四溅,住在屋里的人们纷纷抱头大叫着跑了出来,仰头一见到空中的情形,吓得双脚一软瘫倒在地上,任由血雨洒在他们的身上。

一只形体比鹿蜀还巨大两倍的猛兽盘踞在屋脊上,乌黑的毛发犹如一根根尖利的倒刺将全身包围起来,完全看不出具体的模样,只有一双铜铃大的眼睛闪着血红的光,在风中发出桀桀的叫声。它落在鹿蜀旁边,一口就咬住了鹿蜀的头颅,硬生生地将头颅扯下来大口地嚼咽,看得底下的人们心肝俱裂,有的撑不住干呕起来。

斋亭被刁昼拎着落在了不远处的屋顶,双脚刚落地,刁昼就将她轻轻一推,挡在她的前面问道:“这是袭击书院的妖兽?”

斋亭不知他为何问这个,下意识地摇摇头。

刁昼唇角浮起一抹古怪的笑,既冰冷又沧桑,说道:“琅苍城很受妖兽喜欢啊!”

“你能对付吗?”

“啊?”他苦笑道,“鹿蜀是以速度见称的妖兽,它尚且不能躲开刚才的袭击,可见这头畜生的速度有多快。至于我嘛……尽力吧。”说着缓缓地拔出系在腰间的佩刀。

斋亭一听,整颗心都悬了起来。以刁昼的自信,说出这样的话就表明他也没有把握对付这头妖兽。如此凶猛嗜血的妖兽,如若不能降住它,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正想着,就见刁昼猛地冲了过去。她见识过鹿蜀的迅捷,却不想刁昼只是一个凡人也有着不逊于鹿蜀的速度,跃进了阳光里白色身影,展开的宽袖犹如白色的双翼,瞬间跃到了妖兽所在的屋顶。

锋利的短刀打着旋飞向妖兽的背部,叮地一声,妖兽背上的倒刺就像钢铁一样,将短刀挡了回去。刁昼挥去黑绳缠住了短刀,手腕一抖,刀子顿时改变了方向,朝倒刺之间的缝隙刺了下去。

正在大快朵颐的妖兽似乎背后长了眼睛,突然一闪就已经飞出了几丈之外。刀子扑了空刺在屋顶上,轰隆一声,竟然将屋顶刺出了一个大洞。

妖兽桀桀怪叫,全身的倒刺密密麻麻地射向飘在半空中刁昼。他面不改色,手里快速地挥动绳子,将一根柔软的绳子挥舞得如同钢铁般坚硬,如雨丝般密集,形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倒映在别人的眼里就犹如一朵在空中绽放的巨大花朵,将所有的倒刺纷纷阻挡在外。妖兽又是一闪,顿时在空中消失了。

刁昼跃起的身躯此时才落下,脚刚沾地便迅速地收回刀子,警惕地寻找妖兽的身影。

“酒鬼大叔,在上面。”对面屋顶上的斋亭冲着他大声地喊道。

完全没有让他思索或者仰头望天的时间,刁昼只来得及用最快的速度朝前方掠去,一个巨大黑影就像从天而降的铁球砸在了他刚才立足的地方。屋顶哪里承受得住这样的冲击,轰隆一声,整座屋子都塌了。

“大叔!大叔!”斋亭眼见刁昼跟着倒塌的屋子掉了下去,整个身影埋没在瓦片梁柱当中,她急得连自己是站在屋顶上都忘记了,大步地朝他的方向跑过去。突然一脚踩空,整个人便从屋顶滚了下来,重重地摔在地上。幸亏下面正好是做生意的小贩用粗布撑起的一个棚子,她才没有摔断了手脚。

顾不上浑身的疼痛,斋亭焦急地爬起来,跑向那座倒塌的屋子。

“大叔!大叔!你可千万不能死啊!”心里默默地祷告,斋亭对着尘烟弥漫的废墟,眼睛转了转,却不知道刁昼掉在哪个地方。

“大叔!”她无助地叫了一声。

蓦然瓦砾当中窜出了两道影子,斋亭眼睛一亮,喜出望外地冲上前去。

一个身影迅速地朝她跑了过来,那人满头都是尘土,但是黑发飞扬,目光如电,正是刁昼本人。他面色冷峻,不待斋亭开口,就一把拎起她的衣领,就跟拎着一只麻袋一样脚不沾地地朝前面跑去。

斋亭欲要叫出声,突然瞪大了眼睛放弃了挣扎。只见在他的身后,那只妖兽也破土而出,正气势汹汹地追了上来。

她深深倒吸了一口气,似乎感觉到了自己全身都在发抖。

快跑!

快跑!

会被杀死的!

她望着张牙舞爪的巨兽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全身僵硬得不能动荡,狂跳的心脏几乎让她无法呼吸。

——快跑!会被杀的!

黑白分明的大眼里面充满了惊惧,可是手脚却动都不能动,心里想拼命地逃,却有心无力,眼睁睁地望着妖兽冲来自己面前,獠牙森森。

忽地,她整个人又飞了出去。

斋亭望见刁昼用力把她抛了出去,然后迅速地回身,迎上妖兽巨大的身躯和森然的獠牙。

“大叔——”斋亭发出惊惧又凄厉的喊叫。

妖兽庞然的身躯几乎将刁昼淹没其中,斋亭摔在一个卖吃食的摊子旁边之后立刻爬起来,跑上前去,蓦地顿住了。

一股血柱从妖兽的腔腹之间喷薄而出,也不知道是妖兽的血还是淹没在其中的刁昼的血。只见刁昼动了一下,从妖兽庞大的身躯之中跳了出来,一下子掠出老远。斋亭连忙跑过去,搀住他有些站不稳的身子。不承想刁昼身子一歪,全身的重量压了下来。斋亭一个孩子哪里来那么大的力气,哎呀一声,两手一软,刁昼便四脚朝天地倒在了地上。

“哎哟!”他痛叫一声,抬眼很“哀怨”地看向斋亭。

斋亭盯着自己的双手怔了片刻,连忙蹲下去扶他,道:“大叔,你伤到哪里没有?”

他干巴巴地说道:“伤倒是没有,就是差一点摔断了腰。”

斋亭干笑了两身,让他扶住自己的手臂站起来。

远处的地面上只留下一滩鲜红的血迹,妖兽早已不知所踪。街上行人躲得远远的,探出眼睛畏惧地望着他们这边。

斋亭对着地面上那滩触目惊心的血迹,喃喃道:“不是梦……不是梦?”

“你说什么?”刁昼只听见一个“梦”字,目光疑惑地看着他。

斋亭回过神,连忙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刁昼抬手抹掉脸上的血珠,对斋亭道:“你先回府去。”

“你要去哪里?”斋亭忙问。

他嘿嘿地笑,衬着脸上斑驳的血迹,笑容显得有些阴森。

“我那一刀扎得很深,那畜生跑不了多远!”他目光望着远处,带着一种残酷的光,“我估计它也只能逃进山里面。”

斋亭看着他古怪的笑容和眼神,说道:“你都这么狼狈了,还去?”

刁昼扭头看她,反手将短刀插回刀鞘里面,冷笑道:“狼狈?这就叫狼狈?你还没见过我真正狼狈的时候。当狩猎师的,哪一个不是在刀锋上舔血?”他话锋一转,“狩猎师和妖兽就如同不共戴天的仇人,不是它死,就是我亡!”

语毕,他推开了斋亭,手腕一抖,口中默念咒语,地面上的一片落叶扩大成一张桌子般的大小。刁昼既然是狩猎师,那么会一些浅显的术法也不足为奇,否则单凭武功是很难战胜妖兽的。他跳上树叶,头也不回地飘然而去。

精彩评论:

转 反套路非攻略非主流虐渣。十章一世界。女主(鹿蜀,相斋亭)宁幼薇武力碾压,简单粗暴,脑回路清奇,心性通透,小幽默,苏爽。只前后涉及的原灵异世界也很有意思,女主(鹿蜀,相斋亭)智斗人武斗鬼。快穿设定星际直播但没影响,如用恐吓痛苦把渣男继母改造成24孝好家人,符咒控制丧尸清除异能建立和谐基地,驱使女鬼织布。关于cp:原世界医治韩王残腿后回家侍奉父母;中期冒出疑似强男主(鹿蜀,相斋亭)九重,前世今生神君轮回什么的,最后九重被送入轮回,很喜欢女主(鹿蜀,相斋亭)对所谓前世的态度和处理;即使孩子心性的系统喜欢女主(鹿蜀,相斋亭)也应该算无cp。此文略涉及但又神奇地避开我不喜欢的套路雷点,比如直播前世今生什么的,粮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