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长公主》长公主小说 男妃文 长公主耽美狼

更新时间:2019-10-23 08:33:15

《长公主》长公主小说 男妃文 长公主耽美狼 已完结

《长公主》

来源: 作者:芸豆公主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凤玄墨,那只雪

完结小说《长公主》是芸豆公主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凤玄墨,那只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冬月初十,大雪夜。 暖殿里,锦幕高挂,灯火透亮,白日里剪来的梅枝用高瓶插着,隐隐暗香浮动,本是清雅脱俗之气,却被里间众人的阵阵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冬月初十,大雪夜。

暖殿里,锦幕高挂,灯火透亮,白日里剪来的梅枝用高瓶插着,隐隐暗香浮动,本是清雅脱俗之气,却被里间众人的阵阵欢笑闹腾声,衬得有些寂寥。

曦京坊间传言,昭宁长公主虽性子傲了些,却也确实有傲的本钱,十岁上千语山学艺,学的是经史典籍,政策韬略,一路过长老阵,入清音阁,十五岁便得以出阁下山,这放在四国间,哪一个朝堂,都是万里挑一的国士才华,摄政两年,也颇能镇得住朝堂。

这样一个人,金枝玉叶的出身,天赋横溢的才华,平日里的消遣趣味也一定很有格调吧,擅书画,通音律,焚香抚琴,点茶煮酒,诗词文章,剑术软舞,样样都来点,不沾人间烟火,又尽显红尘雅趣。

可这毕竟是坊间的想象,其实,长公主最喜欢的消遣,是聚众…赌博。

凤玄墨抱着那只雪狐,跟在青鸾后面,推开殿门,绕过帷幕,看到了便是这样的一幕——

殿中暖意袭人,那位殿下歪歪斜斜地跽坐在主位的席垫上,眉眼如画,两颊染着红晕,很是明艳,不知是热的,还是赢钱赢得兴奋的——因为,一群宫女内侍簇拥着,围坐在她面前的几案旁,这群人在玩……推牌九。

凤玄墨披着一身寒雪,连发丝眉间,也挂着雪渣,看着眼前的主仆欢笑,有些不知所措。

那日初见,这女人提了条件,说让他寻了雪狐,就跟他回宫。于是,初八一早,他就只身入山,未带其他人,是因着他有些秘法,不愿意让人知晓。整整三日两夜,在那风雪之地,滴血搜寻,潜伏等候,今日旁晚,终于抓到了这只畜生,连夜赶回别院来,却一头闯入这样一个旖旎之境,与他无关,格格不入。一时间,如冰山般,僵在那里。

“啊,三郎,你回来了。”主座上那人朝着他喊道,凤玄墨听得心里砰地一声突跳,那声音娇娇俏俏的,溢着熟络与爱意,像是招呼一位久别重逢的……情郎。可他自然不是什么三郎,莫不是又喝了酒,还是眼神不好,又将他认错了?

待得青鸾过来,伸手接过雪狐,上前递与她,他才恍然,这次不是她认错了,而是他想错了,那只雪狐的名字叫……三郎。

“三郎,可把你找到了,以后可别乱跑了,啊?外面又冷又黑,很吓人的,肚子饿不饿呀?”夜云熙将那白毛畜生搁在膝间裙上,抱着搓揉一番,又低下头去,对着那乌溜的眼睛嘀嘀咕咕半天,才突然想起旁边还站着的功臣,才抬起头来,对他说:

“你本事不小嘛,凤……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卑职凤玄墨。”凤玄墨答道,却是心中凝霜,三天两夜,在冷雪寒地里,为她苦寻一只宠物,可她却连他的名字,都记不住,在她心里,也许,他连那只雪狐都不如。

“凤玄墨,快说说,你是用何法子找到它的?”那眼中无他的人,有些好奇地问,好奇的重心,却是如何捉狐。

“卑职幼年长于西北草原,雪狐生于西北极寒之地,我们草原上有些诱捕秘法。”至于是何秘法,他却不愿多说。

“哦……”他的守口,却是勾起了夜云熙的兴趣,见她将怀间宠物递与旁边一侍女,又定睛来打量他,像是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凤玄墨沉默,有些事情,不是不愿说,而是不能说。

“你的手,怎么了?”她也是眼尖,竟看出了他袖口下手指的微颤。

“没什么,受了点小伤。”他赶紧将手指藏入袖间。

“伸出来,我看看。”那声音带着不容置疑,还有些清冷,却被凤玄墨听出一阵暖意,不由自主地伸了掌心,将那满手的伤口给她看,一边解释:

“被山中草木尖刺所伤,一时未愈全。”

那人凑过脸来,仔细瞧了,略略皱眉,转头唤一直立她身边那个侍女:

“紫衣,拿药箱来,替都尉大人上药。”

“好咧,殿下。”那叫紫衣的侍女,应是个性子活泼之人,见她干脆应了,顷刻间取来伤药,又利落地替他涂上,他自是恭敬谢过。

这期间,那位长公主殿下一直倚坐在几案旁,盯着他的手看,凤玄墨能感觉到那柔软的目光,却不敢抬头去看,只觉得心尖痒痒的。

待紫衣上好了药,夜云熙扬了扬手,竟叫众人皆退下,独留他在跟前。

室中突然静谧,越发暖香,凤玄墨垂了眼皮,也能感觉坐上那人在看他,且不说长公主哪些荒唐名声,只说这锦屏画堂间,一风姿卓越的妙龄女子,歪斜在席垫上,让他杵在跟前,略仰螓首,把他当花儿一样盯着看,让他心中一阵血气上涌,直觉自己耳根发热,赶紧暗自调息平心。

就在他有些心慌意乱之时,那清冷的声音缓缓地响起,却让他瞬间冷静清醒过来:

“这大雪封山,哪来那么多草木尖刺,你这伤口,分明是刀尖所刺。”

未等凤玄墨答话,她便兀自往下说来:

“相传西凌以北,有一隐秘部落,自称狐族后人,能通兽语,血能驭兽,我这雪狐灵性,以血诱之,是不是,就是你方才不愿意讲的秘法?”

凤玄墨扑通一声跪地,这段日子满耳听闻她浪荡,眼见时也觉得太随性了些,此刻,才蓦地想起,昭宁长公主的博闻强记与眼力劲儿,也是出了名的。奏折疏议,她略略一翻便能挑出错来;百官朝会,她一眼便能看出谁没有来。

他竟掉以轻心,只当她是个不长心的纨绔公主,跟她胡诌什么草木尖刺。正思量如何应对,那人却跟看得见他的心似的,径直说出了他心里的话:

“可惜二十年前,那部落便被北辰跟西凌合计着,寻了个妖孽惑世的罪名,给灭族了,想必你也有难言之恨。若是不愿别人知道你的来历,我不说便是。”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芸豆公主)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凤玄墨,那只雪)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芸豆公主)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长公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凤玄墨,那只雪),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