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原来可以等到你》原来可以等到你豆包菇 玻璃 原来可以等到你主角是高以樊,苏闻的小说

更新时间:2019-10-08 08:35:27

《原来可以等到你》原来可以等到你豆包菇 玻璃 原来可以等到你主角是高以樊,苏闻的小说 已完结

《原来可以等到你》

来源: 作者:三文愚 分类:出版 主角:高以樊,苏闻

三文愚新书《原来可以等到你》由三文愚所编写的出版风格的小说,主角高以樊,苏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几天工作闲暇之余,晚江总觉得与苏闻重遇是她凭空想象出来的,或者是一场太离奇的梦。她照常朝九晚五上班,和各类客户打交道,做各种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几天工作闲暇之余,晚江总觉得与苏闻重遇是她凭空想象出来的,或者是一场太离奇的梦。她照常朝九晚五上班,和各类客户打交道,做各种创意企划方案,生活节奏里再也没出现苏闻这个音符。她困惑,一困惑就放空,一放空就像现在这样,连续错过两辆公交车。

人生最好不要错过两样东西,最后一班回家的车和一个深爱的人。

晚江想到网络上的这句话,一阵唏嘘。公交车站本是等满了人,但远远驶来其他路号的车,人群一窝蜂似的朝它拥去,没一会儿就只剩下零零散散几人。末班时间尚早,她继续等待下一辆。

陈元一开着车在路上闲逛,四处环顾着哪里可以对付晚饭,他已经发誓今晚死也不碰泡面。百无聊赖地朝公交车站方向瞥一眼,咦,有个身影略显眼熟啊。他停了车,伸长脖子辨别,嗬,可不就是那天去过高以樊家的女人吗?

陈元一舞起手臂呐喊:“嘿!女士!”

晚江下意识望去,车道对面停了一辆铱银色跑车,一个男人正对她招呼得欢天喜地。

什么叫盛情难却。

晚江坐在副驾驶上开始琢磨“性情”一词。

比如高以樊那样的男人被婉拒后会不再苛求,而陈元一这样的宝贝丝毫不觉气馁;比如高以樊那样的男人开一辆SUV,而陈元一这样的宝贝就适合开一辆双门小跑,动力充沛,敞篷张扬贼拉风。还比如,他把车倒进停车位时猛地磕到后头的花坛边沿,晚江但觉肉疼,他抛着车钥匙异常无所谓:“没事,高以樊的车。”

“……”

“我这样出现在你家会不会不大好?”陈元一这人虽然随意但也明白事理。

“不会,你一个人吃饭也没劲,何况还送我回家,就怕你不待见我的手艺。”

“怎么会!”

晚江的形象瞬间又高大了几倍。高以樊出差,家政阿姨不承担日常三餐,他苦逼地天天与泡面做伴。高岑那女人的饭又蹭不得,他完全不能想象单独和她坐在一张饭桌上的情景。晚江在包里摸不着钥匙只好按铃,喊了声示意是自己。门还没开就听见杜宝安细着嗓子歪腻得喊出个高八度:“I"m coming,my little sweet baby!”

“呵呵,我同住的姐们儿。”

“挺激情……”

那时的杜宝安还不知道,这天傍晚的六点十三分,会成就她狗血人生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她只穿了条长款黑色工字背心,堪堪遮住臀部,而上身……未着内衣的某部位柔软浑圆。杜宝安风情万种地倚在门边,眉眼还没抛出,就、彻、底、傻、了。

门外的晚江也傻了,脑子里跑马灯一样掠过“疯了疯了疯了疯了疯了……”

陈元一也要疯了,他简直是毫无防备,脑子里轰一声燃了。杜宝安媚态如风,小蛮腰扭得那叫一个婀娜,胸前若隐若现的两点更是看得人头皮发痒。陈元一咽了咽口水,要命了……

世界末日前的死寂。

“啊——”终于,杜宝安爆发出振聋发聩的尖叫声,抓着自己的头发逃进屋子。

“我忘记告诉她带人回来……”

“我突然觉得也不是很饿……”

“……”

“……”

直到晚江做好晚餐,杜宝安卧室的门才打开。沙发上的陈元一顿时正襟危坐,然后就看见一个裹着超长羽绒服的女人怨念地从他跟前飘过。陈元一脸上抱歉的表情还没褪完,手机就响了,是高以樊。

“你在哪儿?”

“在江姐家。”晚江在厨房听见这革命感十足的称呼,哀伤一脸。

“谁?”

“晚江,陆晚江。”

“你怎么在她家?”高以樊小小诧异。

“不行噢?回头再和你说,挂了。”

杜宝安给自己盛了一小盆饭菜便重新窝回房间,晚江觉得不好意思,其实和陈元一也没关系,真算起来也是她没考虑周全。她还是先招待好这个,晚点儿再去哄身心遭遇创伤的杜宝安。

吃到一半时手机铃声大作,那边没头没脑地问:“你住几楼?”

“三楼。”怎么了?

没一会儿门铃即响,打开门晚江一愣:“哎?你不是去出差了?”

“刚下飞机。”

晚江真是没想到他竟然回到了B市。他脸上有疲乏之色,下巴长出点点胡楂,连眼神都蒙了一层暗淡。尽管颓废,这男人倒有些莫名……性感。而她是非常居家的装束,沐浴在屋内暖系的灯光中,弯腰从鞋柜里给他找拖鞋。她把头发撩到耳后,高以樊瞧见她下巴到脖颈处是细腻柔美的线条,含蓄恬静。他的心里有些古怪,那个得不出结论的命题又冒出来。

荤素搭配的晚餐尽显家常,高以樊和陈元一在说股票,晚江兴趣不大,认真对付着眼前的饭菜,也担心不合两位大爷的胃口。高以樊想起什么,转过来问她:“你朋友呢?”

晚江和陈元一迅速对视一眼,决定不说真相:“她在房间呢。前阵子丢了工作,心情很差,一个人待着清净。”

他相应点头,随口问了问:“噢,她之前做什么的?”

“在一家公司做经济预测分析。”

“是吗?”高以樊挑眉,陈元一见他眼里闪过一小道犀利的光,“前阵子我们市场部刚调走一位分析人员,现下正好空缺,你可以问问她是否感兴趣。”

谁说没有天下掉馅饼这种事,这不这馅饼都掉到自己家里来了。晚江还在为自己撒谎心虚,高以樊这么一说,她也不知该喜该忧,这杜宝安目前没有想工作的打算。

毕竟是两个女人的家,他们不好久待。高以樊先去提车,晚江趁机和陈元一扯了几句:“你不用担心,她这人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明天准没事。”

陈元一苦瓜脸一晚上,连高以樊都觉得不对劲,这会儿也只能暗自点头。

跑车在二环上稳驶。

高以樊只极速飙过一次车,二十出头的年纪,渴望寻求刺激和快感,引擎轰鸣声总是让人涌起征服欲。后来这事传到高岑耳朵里,在地下车库驾着那辆宾利踩了油门就往墙上撞。她手肘膝盖都被磕破,却一脸无畏地走了。至此他再也没敢再疯狂飙车,他那姐姐,总是用这样决然的方式给他警告和教训。

陈元一不知道高以樊在想什么,“哎”了一声:“我说你还真是布施救济的活菩萨,改天人家要你总经理的位置,你倒是给还是不给?”

“彼此需要又对口,我为什么不给机会。”

“得了吧,明着是帮那杜宝安,暗里那心思还不是为晚江姐。”陈元一看得明白,“你这行为往文言了说叫‘为博红颜一笑’,往白话了说叫‘二货傻蛋闷骚’。”

高以樊哧的一下,本就俊逸的眉眼此刻越发神采奕奕。他没否认,陈元一得意了:“啧啧啧,岑姐说得没错,你就一假正经。迟早得有个人逼得你原形毕露啊高以樊。”

“唔,拭目以待。”

周一早间例会,各部门伙计东一堆西一堆凑在一起聊趣闻八卦。

“G牌那款数码产品给哪家做了?”

“噢,那个啊,听田姐说是新奥。”

……

“听说前阵子得了影后的那位,傍上了某神秘富豪哎。”

“不是还没证实吗?”

“你懂什么,八卦一般都要用肯定的语气说不肯定的事。”

……

“昨天熬夜看电视剧,女主角竟然病死了!我难过地一直哭一直哭被我老公骂惨了。”

“我也是我也是!以前看原著小说的时候就窝在宿舍哭一宿!”

……

麦祁“嗒”一声踏入会议室,畅聊甚欢的家伙们自动噤声各就各位。员工们私底下都达成共识,尽管公司风气开放自由,但老板的面子和威严应当顾及。

例会结束后,晚江和同事商量着午饭吃哪家外卖,麦祁叫住她,她从门边折回来:“麦总作何指示?”

麦祁拿手里的钢笔敲了敲她的脑门儿:“德行。我说你这丫头今年是走什么运,怎么总能拿到大牌。”

晚江也觉得神奇,默默归功于人品爆发:“怎么了?难不成又被哪家钦点了?”

“昨天苏禾庭院的人和我联络,有意将新季度的广告交予我们来做。”

“苏禾庭院?”

“年初刚在B市落地的庭院式酒店,势头很好,业内新出的黑马。”

“唔,这样很好啊。”

麦祁手里旋着钢笔帽,不紧不慢道:“对方指名要你来做。”不是不吃惊,而晚江先前那些大话也不过是玩笑,不说别的,单单就麦田,多个前辈在业内颇负盛名,再怎么也轮不到她。

她只问了句为什么。

“不知道,但是我大概可以从他们的措辞里听出来,这个项目只有你接,才有合作的可能性。”果然见她神情凝重,麦祁拍拍晚江的肩膀,“别有心理负担啊丫头,没准人家就看中了你年轻有为。没在怕的啊,好好干。”

晚江回到办公室就开始搜索苏禾庭院。官网还未上线,只有大把大把的网络信息,差不多都是酒店介绍、店内图景等。建筑设计走东方庭院式风格,定位精致高端,来头不小的气势。待浏览到资料里的一行话,顿时了然:原来是SU酒店集团旗下的子公司。

乖乖,血统还挺高贵。晚江关掉网页,这一切看似正常得很,但怎么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呢?

首轮企划研讨交流定在三天后的下午两点,麦祁和田恬自然出席。听闻对方老总对酒店非常重视,亲力亲为,将会亲自与会以表诚意。晚江觉得这样也好,正好会会那位神秘人。其实她都想过了,大抵是某某同学,再不然,她甚至都想到了高以樊。指不定SU里有他们乐森的股份,资金庞大实力超群的集团哪个不是涉及多个行业领域,总之八九不离十是个熟人。

下午一点五十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三文愚)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原来可以等到你》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原来可以等到你》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